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ae58c1ff764b1dae16f1a123b27f2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見到王樂年出去之後,鄭彩鬆了一口氣站起來朝著毛鈺再次行禮之後湊近了一些降低聲音說道:“毛將軍,我家船主說了將軍少年大纔將來必定會雄踞一方。我鄭家承蒙弟兄們不棄在海峽對岸島上也算有點勢力。所以我家船主想跟將軍合作一起壟斷這東南沿海的海上貿易。”

毛鈺心說果然,鄭一官就是鄭一官,野心還是足足的。他麵帶微笑地看著鄭彩:“不知道鄭船主如何壟斷法?”

鄭彩吞了一口口水說道:“我們雙方聯合掃除現有的沿海勢力徹底整合東南沿海。然後海域劃分方麵,泉州以北歸將軍管轄,以南歸我家船主。雙方船隻可以在對方海域自由通行,不需要其他費用。”

毛鈺笑了:“鄭船主未免太高看毛某了。毛某不過有船二十幾艘,船員兩千來人。不說鄭家有戰船上千,人口更是好幾萬。光是諸彩佬、劉香都遠超毛某。怕是洞頭島的楊六也比毛某強!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海盜算起來如果毛某與鄭船主平分東南沿海,鄭船主不是吃大虧?”

“將軍過謙了。從日本海域到大明沿海到南洋,勢力雖然眾多,但能夠在海上擊敗劉香和諸彩佬的除了紅*毛人巴達維亞的艦隊和大佛郎機人馬尼拉的艦隊就隻剩下將軍和我家船主了。”

毛鈺頓住了,看鄭彩一臉真誠,不像是在商業吹捧,而且現在已經進入主題冇必要這樣。那麼就是鄭一官高估了自己的實力。

鄭一官當然高估了毛鈺,哪裡有人出海帶上全部實力遠行的?在他們看來毛鈺大約一大半的實力正麵擊敗了劉香的主力,那麼雙方出去全力還是劉香輸。

而且這兩年來毛鈺在浙江沿海乾的其實和他們海盜差不多,再加上毛文龍辭官回家,那麼毛鈺的武將前途有限。而毛文龍帶回杭州的一兩千私兵是讓鄭一官羨慕又嫉妒。

正是因為種種巧合在一起,鄭一官才選擇了與年輕的毛鈺合作。事實上他目前船隊的實力也無法完全覆蓋東南沿海,扔出一部分給毛鈺,還能讓毛鈺從中穩住朝廷。鄭一官不想做許心素第二,但也不排斥被朝廷詔安的。

現在輪到毛鈺麻爪了。自己是想賺大錢冇錯。但鄭一官是大海盜啊!合作,怎麼合作?不合作,怎麼拒絕?

糾結一番之後毛鈺還是決定套取更多的情報再說,於是問道:“能不能透露下如果我們雙方合作,鄭船主的計劃什麼?毛某要如何配合?”

“這個船主來之前也交代過,從南到北從北到南都可以。就看將軍如何方便。”

鄭彩是模仿鄭一官的口吻了,但也可以看出鄭一官的自信。或許在鄭一官和整個北港看來楊六、諸彩佬、許心素、劉香大大小小的海盜集團、福建水師都是舉手之間就能消滅的!

毛鈺點點頭繼續問道:“劉香盤踞南澳島還有荷蘭人做後援不好對付。楊六兄弟和許心素已經被朝廷詔安,他們和福建水師是一體的。實力不在劉香之下。如果公開與朝廷水師開戰,我這個舟山守備如何自處?如何跟朝廷交代?”

見到毛鈺問得嚴肅,鄭彩也打起精神稍作思考之後回答道:“將軍請放心,福建水師可以由我們鄭家來對付。將軍可以以剿匪的名義先出掉諸彩佬或者劉香。”BIqupai.c0m

“擊敗福建水師之後,鄭船主是不是準備接受朝廷詔安?”

鄭彩有點驚訝,隨後點點頭:“本來朝廷看重的是我家船主。我家船主拜托許心素那廝從中說合。結果他自己投了朝廷卻將我家船主撇開。這也是我家船主要攻打泉州與福建水師為敵的原因之一。許心素不死我鄭家難安。”

“我要雞籠灣和澎湖。”毛鈺說道。

“將軍你說什麼?你要哪裡?”鄭彩不確定毛鈺說的地方。

“如果你家船主順利被詔安且入駐泉州,那我還要加上淡水河口以及澎湖。”毛鈺並冇有重複,而是繼續開條件。

這次鄭彩聽明白了,雞籠灣加上淡水河,鄭彩就明白了,毛鈺這是要台灣島北部。這個他做不了主。畢竟鄭一官現在不是台灣知府也不是台灣島島主。而且他也隱約聽說這兩個地方有西班牙和日本人在活動。

毛鈺也不顧鄭彩的表情繼續說道:“如果戰勝劉香,我要分六成戰船和財貨,地盤歸鄭船主。另外如果許心素戰敗或者死亡,我要福建生絲份額的三成。”

“這……”

“如今浙江沿海我已經整合。與諸彩佬和劉香以及朝廷水師作戰損失肯定不小。泉州以北基本上冇有良港和造船廠。現在許心素基本壟斷了福建生絲市場。鄭船主痛恨許心素除了詔安的事情,這個生絲壟斷恐怕纔是主要原因。”毛鈺很平淡地說,但他是在提醒鄭彩,說好分地盤,但鄭一官不可能將泉州給毛鈺。那麼他能得到的隻有南日島。光是打下一個南日島他隻需要再過一陣然後聯合楊六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引狼入室。

“最後一個問題,熱蘭遮的荷蘭人怎麼處理?”毛鈺見鄭彩陷入了思考,將自己比較關心的問題問了出來。現在他是冇實力驅逐荷蘭人。相反還要利用荷蘭人來逼迫裡卡多。但這不等於毛鈺會一直坐視荷蘭人繼續擴大勢力不管。

鄭彩也知道毛鈺不簡單這一個個問題冇有一個是他能夠解決的。不過次前來他的收穫還是很大的。那就是毛鈺是可以考慮合作的。眼看著雙方談話陷入僵局,鄭彩主動提出回去見鄭一官。毛鈺也冇挽留,告訴他自己半個月後就會返航,不過年後會立即南下。

荷蘭人和鄭彩的到來讓毛鈺也意識到自己在東南沿海這個大舞台上已經被人關注。同時在老爹辭官之後他必須考慮今後的路,包括海上的合作夥伴,也包括江南的商人、官場的人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明末梟臣更新,第091章 鄭一官的條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