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沈士奎的驚恐一樣,騎兵隊伍中的幾個將領也是被線膛搶重點照顧的對象,有人冇沈士奎那麼幸運直接被命中倒在了距離毛鈺火槍方陣的一百五十步之外。這個原本是相對安全的地方如今隨時可能被對方狙殺!

而在他們的前麵,勇敢的登州騎兵正在一批批地倒下去。就在沈士奎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從毛鈺的火槍方陣兩翼繞出來一隊隊的騎兵。沈士奎大駭,現在自己的騎兵隊伍一片混亂,如果這時候來一個嚇騎兵突擊,那他的騎兵不是全完了?

此時城牆上的毛承福也是被突然出現的騎兵嚇了一跳,不過他居高臨下能夠看到毛鈺一方的騎兵數量有限。

隻是他還是連忙轉身對城內的毛承作說道:“元帥中了敵人詭計,騎兵完了。快,快去接應大帥回城!”

毛承作原本也隻擔心萬一出現意外,結果還真的發生了意外連忙打開城門率領著一萬多精銳登萊新軍撲向戰場,不過和騎兵隊伍的鬆散不一樣,步兵的密集和行進速度的緩慢給了毛鈺炮兵發揮的機會。原本稀稀拉拉的火炮再次激烈地響了起來。冇一次齊射都會砸倒一大片!

不過等待毛承作帶著隊伍出現在城外,毛鈺的騎兵並冇有殺出來,原因很簡單,隻不過三四百臨時從東江調遣來的騎兵主要作用還是護衛在火槍方陣兩翼。隻是此刻的沈士奎已經帶著殘兵敗將往回走,而他們身後是另外的將近三千人在追擊。這些人隻有將近一半裝備了火槍,另外的一半則手持盾牌或者弓箭放肆地追擊沈士奎。這自然是毛有順到了!

沈士奎見到毛承作及時出現總算鬆了一口氣,慢慢地收攏隊伍,開始準備在步兵兩翼護衛,讓雙方的步兵來一次對決。wap.biqupai.com

沈士奎滿懷信心地要跟毛鈺進行步兵對決,然後毛鈺用事實證明沈士奎想多了,因為麵對不到七千的毛鈺的步兵,麵對登萊新軍最精銳的一萬步兵,卻給登萊新軍上演了一場教學賽,無論是火槍裝填速度還是三段擊的配合都是超過登州城內的佛郎機教官的存在,每一個都是!更可怕的是這七千的動作整齊劃一,刀盾兵第一時間在陣前站好位置,然後一個三麵是火槍手空心的方陣在沈士奎和一萬登萊軍的見證下迅速擺開,中間是那些流動的線膛搶手和弓箭手被很好滴保護起來。

起初所有的登萊軍都冇有將這個普通的方陣當回事,不過隨著雙方距離的接近,沈士奎手下的火槍手幾乎第一時間被清理掉,逼迫沈士奎隻能與毛鈺玩近身。

這些登萊新軍雖然是精銳,但先前和城外數倍的明軍激戰消耗巨大,現在麵臨毛鈺手下密集的槍聲和弓箭士氣飛快地下降。

不過在沈士奎和親衛的逼迫下,還是在付出了將近兩千多人的代價之後終於來到了毛鈺的海軍方陣之前,這個距離,雙方的火炮都無法再發射,沈士奎有信心逼退毛鈺。他並不想和莫愛玉死磕,畢竟南邊還有幾萬明軍呢。他手底下的真正精銳就這麼一點。

隻是等到他和所有的登萊兵以為隻要突破前麵的盾陣接下來要麵對的是手拿燒火棍傢夥。

隻是這幾十米的距離他們還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尤其是那些方陣中央的弓箭手開始瘋狂地輸出,滑輪複合弓的殺傷力在近距離並不比火槍手小,最主要的還是射速比火槍快出了好幾倍。

當然有了心理準備登萊軍還是冒著箭雨前進,不過沈士奎卻在後退,他知道隨著雙方的接近那些隱藏在方陣中心的神槍手說不定已經集體瞄準了他。也就是沈士奎這個小動作最終讓登萊新軍很快就崩潰了。

因為等到他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來到敵人方陣前想要為同伴報仇的時候,麵對的不是手足無措手拿燒火棍的敵人,而是明晃晃的數不清得刺刀陣!

“前進,半邊向右轉,突刺!”

“殺!”

接著就是震天的殺聲,一排排的刺刀在登萊新軍目瞪口呆中刺入了他們的胸腹。

噗噗噗……一陣陣令人牙酸的的刺刀入肉的聲音,讓號稱精銳的登萊軍瞬間崩潰,他們慌張無助地看向四周希望能夠找到他們的上官給他們解釋一下,為什麼這些拿著火槍的人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刺刀,而看這些人突刺的動作,是絕對無比的熟練。已經到了無法躲避的程度!

後陣中的沈士奎和毛承作在看到那明晃晃的刺刀陣的時候也是目瞪口呆,而接下來一邊倒的戰鬥讓他意識到毛鈺始終在隱藏自己的實力!試想一下一個能用七艘戰艦全殲李永芳水師的人怎麼可能唐突地選擇在陸地上與自己決戰。

沈士奎很後悔,如果他不是很著急,老老實實地守在城牆上,毛鈺就算有幾門遠程大炮又能奈自己何?如果選擇讓這些精銳休息一晚再和毛鈺決戰也不至於會出現現在的情況。

不過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前幾排的將士倒下去,毛鈺陣中的弓箭手再次發威。

然後對麵再次響起了隊官高亢的聲音:“前進,半邊向右轉,突刺!”

噗噗噗……

“半邊向左轉,前進,半邊向右轉……突刺!”

登萊新軍不愧是孫元化親自訓練出來的,麵對將官的集體缺席,麵對敵人一麵倒的屠殺,雖然出現了混亂,卻還冇有崩潰。至少冇有四散而逃。

這讓遠處觀戰的毛鈺微微皺眉,現在可不是欽佩登萊新軍的時候,這些可是叛軍啊,這是戰場近身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正要派人去通知前線指揮的孔有德抓緊時間突破,卻聽得遠處城牆上一陣吵雜聲。

登州城北門城牆上,毛承福看到沈士奎和毛承作畏懼毛鈺陣中的神槍手的時候就感覺不妙。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戰場直覺!而現在直覺告訴他一向勇敢的毛承作和一郡主帥沈士奎居然畏懼敵人的神槍手,這對士氣是致命打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明末梟臣更新,第238章 吳橋兵變(八)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