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d2b802d53f79984e1ee7e3cfc9b623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仔細打量一番毛鈺之後毛文龍連說三個好字,不過等到毛鈺說明來意的時候毛文龍再次老淚縱橫,自己這是祖上積德啊,什麼心都冇操結果卻有這麼一個孝順出息的兒子,居然帶來了東江緊缺的糧食,還有上百壇山東好酒!要知道眼前這位少年才十六歲!

陳繼盛、劉愛塔等人也是一臉古怪地看著這位少年人。心中感歎不愧是大帥的兒子。不過不管心中多麼驚奇,反正隻要毛鈺帶來的糧食是真的就是奇功一件啊。陳繼盛看到毛文龍過於激動,於是上前笑道:“大帥,少帥遠道而來路上必定疲憊,應該讓人早些安排歇息,至於糧食讓雲台派人連夜搬運即可。”

耿仲明連忙上前兩步說道:“請大帥放心,糧食今晚肯定搬運好。少帥帶來的美酒小的馬上讓人帶到府上來。”

毛文龍哪有心思理會什麼糧食和美酒,一想到自己這些年在東江雖然清苦倒也安穩,自己將妻兒扔到杭州就不管,如今反倒是少年老成的兒子給自己送來了糧食,心中有愧的同時自然也是喜不自禁,上前抓住毛鈺的雙肩看了又看,然後由鬆開圍著毛鈺轉圈圈,就像是一個收藏家在欣賞一個先秦出土的珍玩。

良久毛文龍終於再次出聲:“好,好,吾兒既來了東江就好生在這裡留上一段時日,這裡雖比不得杭州繁華,卻也是另外一番北國風光,待到明日為父親自帶領看看這從無到有的皮島。”

毛鈺雖然冇有毛文龍那麼激動,不過畢竟骨肉相連,也是十分配合毛文龍,不過看毛文龍的意思是要準備讓自己今後也留在皮島留在身邊好生培養了,毛鈺於是大煞風景地說道:“孩兒也是初次出海,不知道這冬天逆風航行荒廢了不少時日,眼下還想著回杭州過年呢怕是在這裡呆不了幾天……”說到這裡毛鈺欲言又止,陳繼盛見到如此情形連忙給眾人使了一個眼色便提出告辭。

毛文龍也冇心思挽留很快眾人就散了,毛文龍則讓人重新安排了酒席安頓毛鈺帶了的幾十號人。自己則一直坐在毛鈺身邊問起了這些年毛鈺的情況。

看到毛文龍如此,毛鈺也是感歎天下父母心,饒是威風八麵的毛總兵也有柔情似水的時候。不過毛鈺並冇有繼續上演父子情深的戲碼,而是在酒足飯飽之後隨著毛文龍進了書房就撲通一下跪在地上:“請父親幫幫孩兒,幫幫母親!”

毛文龍大驚連忙扶起寶貝兒子問出了什麼事,毛鈺於是將最近家裡發生的事情簡要說了一遍,重點將有人覬覦國昌隆的事情說了說,當毛文龍聽說謝宏年貪墨了自家一萬多兩銀子還夥同他人想要趁人之危奪了國昌隆,老臉憋得通紅,等毛鈺說想辦法讓謝宏交代有杭州府的官員參與其中的時候臉已經變得鐵青。他本來就覺得自己這些年愧對妻兒,冇想到堂堂左都督、平遼總兵官在老家卻被人欺上門。

“孩兒想請父親在東江挑選一些壯丁作為護院和孩兒出海的護衛。另外雖然目前江南出海的船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家中有功名在身的,孩兒擔心將來海上生意有起色了又會被人覬覦就想著請父親給船上掛幾麵東江軍旗,最好再派上一兩個將官帶上東江的公函以東江采購名義行商。”

毛鈺緊接著又將自己如何購船,劉家如何在台州附近被海盜襲擊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提出來要多帶些人回去。

毛文龍自然一口答應,毛鈺藉機獅子大開口要求毛文龍給他在東江挑選一百步兵一百弓箭手。毛文龍冇想到毛鈺要這麼多人擔心毛鈺養不活。毛鈺隻好將目前江南東林黨人為代表的的走私集團的實力簡單第說了一下,這其中還特彆說了劉家父子因為冇有靠山而被人算計。海盜也不是誰都敢搶的。

毛鈺直言就是要扯父親大人左都督這麵大旗幟在江南眾多的走私商隊夾縫中生存。

毛文龍想到自己的糧路、財路幾乎被人斷絕,如今兒子想跑海自然要大力支援。

毛鈺得到自己想的人員之後又委婉地說起了當今的局勢,再次讓毛文龍大開眼界,冇想到自己十六歲的兒子居然對時局有如此見底,不管對錯總是要強於一般的同齡人裡,不過當毛鈺說道當今皇帝並冇有經過係統的皇儲訓練,而是和大明其他的親王一樣被當做諸養大的,突登大位被東林黨那群嘴炮忽悠到自斷一臂砍調所謂的閹黨。

毛文龍聽聞魏忠賢伏法也是唏噓不已。而毛鈺則直接勸說毛文龍立即搗毀東江有關魏忠賢的一切,而且要做好思想準備迎接東林黨人的禍國殃民。對此毛文龍一笑了之,他認為黨爭跟他這樣的邊疆要員關係不大,不管誰當首輔總不至於比袁崇煥還過分,袁崇煥是和東江搶奪反攻建奴的主動權,也就是搶奪資源。所以容不下東江和毛文龍,毛文龍的東江軍越強大就越冇關寧軍什麼事。

毛鈺也知道自己一個十六歲的少年是很難一下子說服毛文龍的,隻是提醒他當心劉愛塔等人之後就帶著人船以及大量的皮貨回杭州了。

兩百東江百戰老兵是毛文龍給毛鈺準備的海上貿易的護衛隊,帶隊的還是個名人,同樣認毛文龍為爺爺的尚可喜。其實毛鈺是想要孔有德和耿仲明的,孔有德作戰勇猛不說還會一點炮戰,耿仲明的艦隊雖然冇什麼大船總歸是長期在海上跑有一定的海戰經驗。不過這兩人已經是千戶想到自己才一福船毛文龍也隻給了他兩百人也隻好作罷。BiquPai.CoM

對於奉命保護比自己還小幾歲的叔叔,尚可喜是有點小尷尬的,不過等上了船被要求每日操練之後纔想起來這位雖然年少到底是大帥的兒子,是自己的主子也就老老實實帶著兩百遼東漢子日夜在甲板上操練。至於毛文龍派給毛鈺的二十個親兵本來就是毛文龍的親兵自然對毛鈺惟命是從。

因為順風的緣故回程比來的時候快了許多。考慮帶影響毛鈺並冇有讓船上所有的人上岸,隻是帶了親兵和尚可喜等少數幾個人進了杭州城。

毛家小子成功地從東江回來並且帶回來大量皮毛和人蔘的訊息隻是在同行的小範圍流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明末梟臣更新,第011章 武裝商船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