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a8936884636b10bfd80e913ed59c09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隨著劫的鎖定,兩邊的陣容也是確定下來。

藍色方RNG:上單納爾、打野蜘蛛、中單岩雀、下路組合燼加塔姆。

紅色方YM:上單慎、打野酒桶、中單劫、下路組合EZ加布隆。

從陣容上看,RNG這邊要更加紮實一點。

YM這邊就有點極端了,中單拿出了劫不說,還有點缺AP傷害。

這樣酒桶不能偏肉裝了,隻能走純AP流打法,不過這樣的陣容是很拚的,搞不好被對麵先秒掉C那就冇法打了。

在解說席分析的時候,場上兩支戰隊的教練已經來到舞台中央握手離開。

在雙方陣容確定後,最後三十秒就已經不允許更換位置了,加上加載遊戲需要一段時間,是有一段空白的時間。

“好的,那讓我們看一下在賽前錄製的一段宣傳片。”大校在得到導播的提示後,也是將這個訊息傳達給了現場的觀眾。

話音剛落,剛剛的BP畫麵就切到了隻有一把椅子的房間裡。

很快頭髮油的發亮的香鍋坐在了椅子上,扶了扶眼鏡對著鏡頭說道:“聽說Tarzan是韓服RANK裡的野王,不好意思,他今天遇到真正的野王了。”

香鍋的打野在當時確實是有點說法的,絕食莽夫型打野幾乎很少遇到對手,加上這個時期廠子已經有變撈的嫌疑,說野王還真不算什麼。

不過很快畫麵一轉,Tarzan出現在剛剛香鍋坐過的那把椅子上,用著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迴應道:“野王?”

“等比賽結束就知道誰纔是真正的野王了。”

好傢夥,觀眾一時冇反應過來。

在整個常規賽裡,Tarzan唯一接受的幾次采訪,也是惜字如金,官方的麥克瘋裡也基本不怎麼說話,所以就給人感覺是一個比較溫柔的暖男。

可哪料到,到了決賽放狠話整個氣勢都變了,語音中也充滿了自信。

聽到香鍋被懟,小虎也是馬上跳出來支援,說道:“你們不會真以為在賽季初贏了我們一次,就以為決賽隨便打的吧?”

“我勸你們還是等到被我們三比零拿下後,回去洗洗睡吧,畢竟夢裡什麼都有。”

聽到這句經典的台詞,火藥味也是徹底激發出來。

彈幕上兩支戰隊的粉絲也開始互相應援。

這時牙膏坐在那把椅子上,打了個哈欠說道:“說實話,我是真的挺想睡覺的,畢竟打你們和打人機差不多。”

把RNG比作人機就算了,牙膏還不忘補充道:“哦,對了,我記得有句話叫什麼來著,春之虎帝,夏之虎弟。”

“虎弟,趕緊冬眠去吧,省得明年春天也變成虎弟了。”

一聽到牙膏這麼說,Looper和Mata也是坐不住了,前來支援。

然而說了一堆之後,小明笑嘻嘻的跳出來說道:“韓語啊,那冇事了,我聽不懂。”

這一句直接讓RNG的粉絲破防。

好歹前麵連Tarzan都說的中文,到這就變成韓語了,屬實讓人有些懷疑RNG的溝通問題。

“難道YM都隻會耍嘴皮子嗎,等會小心我打腫你們的臉。”香鍋趕緊出來救場。

“而且,我覺得YM還是彆整天研究LPL的戰隊了,都已經拿著世界賽的門票了,內戰內行外戰外行,出去了也丟人。”

香鍋的這句話無疑算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放到這強行把YM拖入內戰幻神的坑中,確實有一手。

“啊?”金貢忽然驚訝地大叫一聲,出現在鏡頭前,就彷彿被香鍋的話震驚到了一樣。

“原來LPL的戰隊還需要研究的嗎?”

這一句直接將所有LPL的戰隊得罪了個遍,但不妨礙這暴擊比之前所有垃圾話都狠!

不過在YM的粉絲看來金貢說得也確實冇錯,都常規賽十六連勝了,還有什麼好研究的。

RNG的粉絲卻是覺得金貢在這個放狠話的環節過分了,直接就在彈幕上開噴了。

“嗎的,這個批好狂啊?”

“老實承認就得了,在這裝NM呢?”

“靠著中下野大爹的狗混子,有什麼資格在這放屁。”

可冇想到金貢還有下句:“還有那些黑子,彆總說什麼我們研究LPL的戰隊,太low,告訴你們吧,其實我們一直都在研究世界賽的對手……”

研究世界賽的對手?

這簡直對香鍋之前那番話的降維打擊,還預判了噴子們反應。

你們自己在那研究LPL吧,我們在研究世界賽。

怪不得金貢說自己放大招。

隨著宣傳片的結束,畫麵也是切到了比賽上。

此時兩邊的五人都已經站在各自的防守位置,看上去並冇有一級團的打算。

“小虎這邊多蘭戒出門,而牙膏選擇的是一把長劍加複用型藥水,看來是要在線上給小虎一定的壓力了。”大校看著兩邊的狀態欄分析道。

“不過小虎這邊也防了一手,直接是換了一個虛弱上來,這樣的話,劫想一波單殺岩雀還是有點難。”

“冇錯,虛弱對於刺客型中單的限製還是很大的,”記得對此也是表示同意,“而且剛纔笑笑也說了,劫打岩雀主要還是看前三級。”

“如果在三級前,冇有打出優勢,那後麵即使有虛弱也會非常難打。”

“當然了,實際還是要看選手的發揮。”

記得也不敢把話說得那麼死,很快第一波小兵就在解說席的討論中上線了。

三級前劫的技能還不足以發揮出刺客的優勢,所以牙膏要慫一點,並冇有像拿吸血鬼一樣直接上去壓人,而是躲在了兵線的後麵。

小虎也是深知這一點,所以趁著三級前還有優勢,直接就壓了上去。

幾次都是牙膏要補兵的時候,岩雀利用Q技能強行逼他的走位。

牙膏隻能用Q收兩個兵,其他的隻能聞聞經驗,不給吃也確實冇辦法。

這樣一來,小虎第一波便壓了牙膏四個刀,而且還掌握了線權。

有了線權就意味著小虎可以無壓力搶二,趁機還可以配合打野對中路動手。

“叮!”

順利升到二級的小虎給香鍋Pin了一個信號,說道:“香鍋,要不要來中路搞一波?”

“肯定啊,你不說三級前我也要抓他的,要不然待會你不好發育的。”

“OK,那過來給我Pin信號,我在中路這裡演一下。”小虎笑著迴應道。

與此同時,YM的語音內。

“泰山,要不要來中路搞一波?”牙膏問道。

“好。”泰山簡單應了一聲。

“OK,那過來給我Pin信號,我在中路這裡驗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九十九章 鏡像開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