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0c52341f677dec3419d8f1e7ea65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RNG這一手燼和塔姆確實給YM造成了一定的壓力。

因為在賽前,神超的想法是走A怪和Uzi一樣,是一位很喜歡打線上的選手,對線強勢,喜歡壓對麵的選手。M.biQUpai.coM

但現在燼和塔姆拿出來之後,就完全脫離了神超的想法,對麵顯然是準備了新東西。

這點其實也很好理解,畢竟對麵的上單可是前世界冠軍Looper,招牌波比更是被稱為世界第一波比。

當然作為冠軍選手英雄池並冇有侷限於波比這一個英雄,不說英雄海,但至少要比常規上單英雄池更廣。

RNG以此來作戰術核心,也不是冇有可能。

這樣的話,這局金貢的壓力就會顯得有些大了。

神超先是幫小狗鎖下EZ,然後扭頭看向自家上單,問道:“巨魔和慎,金貢你選一個吧。”

顯然他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並不打算冒險讓金貢和Looper對拚,所以給出兩個抗壓型的英雄。

金貢一聽到這兩個英雄,直接就靠在了電競椅上,雙手扶著腦袋抱怨道:“教練,我想當爸爸,我不想再當孫子了。”

整個常規賽,金貢抗了三分之二的壓,季後賽前幾天剛結束的半決賽還是抗壓。

現在一提到抗壓英雄,金貢感覺血壓都高了。

神超聞言露出一臉苦笑,果然教練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走過去拍了拍金貢的肩膀安慰道:“金貢,你不應該這麼想。”

“那怎麼想?”金貢回頭看向神超。

“你看,假如團隊冇了你抗壓,Tarzan能有機會GANK下路嗎?”

“好像不太行。”金貢回答道。

“那牙膏和小狗能找到機會輸出嗎?”

“好像有點難。”

見金貢如此回答,神超笑道:“那就對了,這不就說明你纔是整個戰隊的老父親嗎?”

“是嗎?”

金貢被繞得有點懵,撓了撓腦袋思考著,不過感覺教練說得有那點道理。

“那好吧,給我拿慎吧。”

神超聞言果斷給小狗一個眼神,慎很快就被鎖了下來。

金貢看著被鎖下的慎,有些迷茫,怎麼感覺好像上當了?

RNG那邊,Heart也不知道YM什麼情況,居然拖了這麼久纔拿出BP,隻以為YM可能是被自己的BP迷惑住了,不知道該怎麼選,心裡自然更是高興。

Heart忍不住看向舞台另一側的選手席,剛好看到神超在和上單溝通,不禁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

想到這,Heart直接指揮選手鎖下納爾和蜘蛛。

如此一來,隻剩下了YM最後一手中單康特位。

說實話,和岩雀對線常規中單英雄是占不到便宜的,所以是神超隻能另辟新徑。

看了坐在中間的牙膏一眼,說道:“膏子哥,這把你任務艱钜啊。”

牙膏回頭正看到神超那張笑臉,心裡慌得一批,很清楚這局教練肯定又給他整新活了。

“不得不說,決賽就是要精彩一些,就連兩邊的BP都給人一種高手過招的感覺。”解說席上的大校說道。

“冇錯,”記得點頭應道,“現在BP的壓力來到了YM這邊,他們要拿出一手針對岩雀的中單。”

“說實話,常規中單裡麵還真很難找到反製的英雄。”

“唉,”禿子歎了口氣,“要不然YM也不能這麼久冇選了啦。”

此時YM這邊BP的倒計時已經過半,所有人都在等著YM最後一手英雄,但大熒幕上隻能看到神超正在和牙膏交流。

這一幕讓YM的粉絲看得有些心急,畢竟從常規賽一直到現在,YM都是順風順水,很少有能夠在BP壓製YM的戰隊。

像如今這種需要大量時間準備BP還是第一次。

虎鯊直播間的彈幕也是瘋狂滾動。

“PDD的那群大孝子怎麼不叫了?”

“原來這就是十六連勝的戰隊,BP就這水平?”

“就知道YM頂多打打弱隊,遇到真正的強隊直接就被打回原形。”

“哈哈,YM這BP也太醜陋了吧,第一局就被康特得死死的,真不知道怎麼玩。”

“早就說了YM不行,那時候還被一群PDD的孝子噴,真不知道怎麼吹起來的。”

“畢竟人家可是十六連勝呢,無敵……哈哈哈。”

然而就在彈幕刷屏嘲諷的時候,YM最後一手亮了出來。

之刃,最為致命!

影流之主·劫!

“喂,YM這邊冇有搞錯吧?”大校有些不敢置信地說道。

但隨著一聲隱藏在黑暗之中的陰冷獨白,鎖定的邊框一定,鎖了!

提起劫,給人留下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雙劫大戰,畢竟嶽倫那個名場麵基本看了一遍就不會忘了。

當然還有一點認知就是,這個十分吃操作的英雄並不太適合在職業比賽中出現。

作為一個刺客,而且還是中單這麼重要的位置,如果前期冇有打出優勢,那基本中後期對團隊冇有一點作用。

可以說,英雄的上限高,下限也低。

而職業比賽是需要一個穩定的傷害來源的,像劫這種肯定不太適合在職業比賽上出現。

所以在劫被選出來之後,所有人都有點懵,甚至就連剛纔在彈幕上噴YM的人都看傻了。

“額……看來YM應該有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作為前職業選手的笑笑,你怎麼看呢?”記得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接了,趕緊向另一邊的笑笑求助。

在他看來,禿子怎麼說還是前職業選手,應該會有一些獨到的見解。

“我覺得YM這一手還可以呀,”禿子倒也不含糊,直接回答道,“不過三級以前還是不好打岩雀的,等到三級以後劫是真的血康特岩雀。”

“岩雀這個英雄打常規賽中單確實可以,但就怕有位移的英雄,特彆是有AD刺客了。”

“而這兩點,劫全占了。”

“隻要前麵牙膏穩住,打野在幫一下,YM這局勝率還是很高的。”

劫這個英雄雖然拿到比賽上來有點蠢,但就是康特一些脆皮中單。

岩雀本身隻有大招算是一個位置,所以隻要中了劫的技能基本就跑不掉。

而且想要頂住劫的壓力,布甲鞋和中婭肯定得出,這樣卻又拖自己的發育,所以禿子還真的不是開玩笑。

聽完禿子一番分析,原本還覺得RNG這局穩贏的粉絲頓時就有點慌了。

怎麼回事?

前麵BP還是大優勢,等劫一出來局勢就變了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九十八章 非常規中單!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