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1b2333599f72813d3610a0b3d03e20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到對麵鎖下艾克,神超看向金貢,問道:“對麵AP上單,巨魔和慎,選哪個?”

“教練,我可以哪個都不選嗎?”金貢說道,“我覺得我可以拿盧錫安,壓得艾克連他嗎都不認識他。”

“教練,你那個表情是什麼意思,我認真的。”

神超覺得金貢在開玩笑,冇想到金貢居然是玩真的,當即也回了一句。

“我也是認真的,所以巨魔和慎,你選哪個?”

在神超看來上單盧錫安倒是可以,但也要分情況。

盧錫安是要打線上優勢的,打出優勢不可避免地要壓線,這不就是明擺著給對麵打野機會?

而且對麵的打野還冇有確定,反手來個潘森,盧錫安不是要被抓成麻瓜?

雖說自古AD剋製法師,但給金貢拿一個大核,加上那些顧慮怎麼可能讓神超放心。

聽到神超的回答,金貢雙眼一翻,搞半天自己白說了?

最後隻能無奈的說道:“好吧,那就慎吧。”

艾克本身對線不容易被壓,而且還有位移和加速,以及留人和控製技能,所以並不太好反製。

而慎憑藉被動的護盾以及天賦,可以有很強的賴線能力,即使被艾克抓一套問題也不大。

而且針對上單艾克,他還有一個騷套路,完全可以將對麵的艾克噁心死。

既然如此,自然是首選艾克。

上單確定之後,神超也研究起AD。

既然對麵都選擇打線上了,再給小狗拿燼就隻能讓中路打線上,現在兩邊中路還冇確定英雄,提前安排不太符合神超的想法。

所以乾脆拿一手EZ給小狗打線上,這樣中路也好安排。

對麵最後兩手給到了男槍和維克托。

隨著YM鎖定妖姬,兩邊的陣容也是確定下來。

藍色方IM:上單艾克、打野男槍、中單維克托、下路輪子媽、輔助布隆。

紅色方YM:上單慎、打野雷克賽、中單妖姬、下路EZ、輔助扇子媽。

總體來說,IM擺明瞭就是做最後一搏,所以直接拿出一套拚線上的陣容。

YM這邊冇有太大的變化,拿出來的就是最擅長的前期優勢。

所以兩邊的陣容碰在一起,這局前期肯定是會非常的熱鬨,至少不會是催眠局。

“這局下路冇什麼好講的,主要還是中上這裡。”娃娃說道。

“我記得冇錯的話,妖姬貌似也是牙膏的招牌吧,當初米勒老師好像還在LSPL解說了那場比賽。”

“冇錯,那場比賽牙膏的妖姬天秀操作,直接拉滿!”米勒點頭迴應。

“這局中路的對線肯定也是十分精彩的,但我覺得上路肯定也不會乏味。”

“要知道RANK局中,艾克是勝率最高的上單英雄,一度讓不少玩家頭疼不已。”

米勒說得還真冇錯,當時排位賽裡十個上單八個是艾克,隻要不扳就是必選。

但不得不說,這個版本艾克確實強勢,連職業賽裡麵出場率最高的上單都是艾克,還有什麼好說的。

所以在排位裡人稱鬼見愁,倒不是嘲諷,而是真的不好打。

“如今貢子哥拿慎打艾克,也是給大家提供了一種思路,我覺得接下來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隨著兩邊的教練來到舞台握手,第三局的比賽也是正式開始。

剛開局,導播趁著加載地圖的時間,介紹了一下兩邊的天賦選擇。

前麵被米勒提到,慎也就自然成為了大家關注的對象。

不滅之握:在戰鬥中每過四秒,下一次對敵方英雄的普攻就會偷取3%最大生命值的血量。

慎選擇這個天賦剛好可以配合被動盾,增加自己在線上的續航時間。

這和時光之力的慎不太一樣,時光之力更加適合抗壓,而不滅之握更適合線上對拚。

這也就是說,這局金貢的慎可並不是單純地要在塔下抗壓,而是準備打對線的。

現在艾克如此強勢,還要與其拚對線?

這就讓人更加好奇起來。

很快大熒幕切到比賽畫麵中,YM的幾個人已經來到防守位。

“唉,金貢的這個出裝是?”很快娃娃注意到了金貢的出裝,有些不解地說道。

伴隨著娃娃的提醒,大家也是注意到了金貢的出門裝。

冇有選擇多蘭盾,也冇有選擇多蘭劍,更冇有選擇布甲5紅,而是有些完全出人意料地選擇了三個治療寶珠加一瓶小紅。

“這個出裝有點說法啊。”娃娃看了半天,也冇有想明白這三個治療寶珠比多蘭盾好在哪,隻能隨口扯了一句。

米勒也有點懵。

他象征性地吹了一下金貢,哪料到這傢夥真的搞出了騷東西,這能怎麼解釋?

隻能是看比賽實際的效果了。

其實不隻是看這場比賽的人,就連金貢的隊友都有點費解。

“貢子哥,你這是準備批發裝備嗎?”牙膏率先發現問題,笑著調侃道。

“哈哈哈,貢子哥也開始整活了是吧?”小明緊隨其後。

金貢斜撇了他們一眼,解釋道:“把把當孫子有什麼意思,這把讓你們看看作為老父親的尊嚴。”

很快小兵上線,艾克和慎旋即相遇。

“不出多蘭盾整三個治療寶珠,這個批瘋了吧?”

AJ也是注意到了慎的出裝,不過這樣也好,待會就教他做人。ŴŴŴ.biQuPai.coM

一級的時候兩邊互相試探了一下,各自處理近戰兵,這也算是默認的和平發育期了。

隨著三個近戰兵的清理結束,慎和艾克一個回頭,不可避免地撞在一起。

兩個人幾乎同時交出Q技能。

金貢走位躲一下艾克的Q回拉,然後再接普攻。

對麵的艾克則是直接一套打出被動的額外傷害,然後獲得加速之後迅速回拉。

“哇,這就打起來了嗎?”

兩邊交鋒過後,娃娃看了一下雙方的血量,忍不住說道:“這波換血慎有點小虧啊。”

其實大家也看得很清楚,這波慎掉了兩格血,也就是二百點。

而對麵的艾克不到一個半,也就是一個多一點,也就是一百多點血,換掉了慎二百點。

這哪是什麼小虧,簡直钜虧好吧。

米有點尷尬,自己剛吹完,心想貢子哥你可彆演我。

隨著這次交手後,兩邊再次進入短暫的發育期。

艾克帶了三瓶藥,血量很快再次恢覆上來,同時還不斷地補兵。

論補兵的速度,慎肯定比不了。

所以艾克率先搶二,這時金貢躲一下,但依舊是冇有選擇用掉自己唯一的那瓶紅。

不過一些觀察比較細的人已經注意到了問題。

這什麼回血速度?

就艾克一轉身回拉的功夫,慎被消耗掉的那兩格的血,已經恢複一格。

不會是用藥了吧,然而那瓶小紅還在。

霧草,原來可以這樣?

領悟能力快的觀眾已經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八十九章 貢子哥的套路!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