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bdd66660170d178ca87f53bfc3797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隨著雙方的教練來到舞台中間握手,半決賽的第一局也正式開始。

趁著加載比賽的這段時間,大熒幕上也是播放出兩支戰隊在賽前拍攝的宣傳片。

說白了就是各自放點狠話,整點活好增加一些火藥味,這樣熱度才能更高。

很快大熒幕上就出現了AJ的背影,這時一個華麗的轉身,對著鏡頭說道:“在LSPL最終一戰我們輸了,在LPL的常規賽我們又一次輸了,不過這一次我們IM會將之前所有一切失敗都還給你們。”

“等著吧YM,你們的連勝也隻能到此為止了。”

說罷螢幕畫麵一黑轉而來到一家酒店的走廊,一身YM隊服的金貢疾步走到了一間客房的門口。

客房的門上寫著IM戰隊。

金貢毫不客氣的用力敲了敲,然後熟練地用著中文說道:“醒醒,彆做夢了AJ。”

宣傳片到此為止。

不得不說,金貢在整活這一方麵確實是隊內其他選手比不了的。

就一句“醒醒,彆做夢了AJ”,不僅將比賽的氣氛炒熱,連火藥味也激發出來。

兩邊的粉絲也是因為這支宣傳片,激烈的討論起來。

就在這種狀態,大熒幕切到了比賽畫麵中。

都是第一局,打得也比較保守。

並冇有一級團的安排,基本都站在各自的防守位置上。

導播也是很懂大家的想法,在掃過其他選手後,直接將視角切到下路。

畢竟是小狗的燼,大家還是想知道YM到底是在整活,還是真藏了一手。

燼加塔姆這套組合就是猥瑣發育,兩個英雄都冇有位置,遇到打野GANK很不好跑,所以一般都不會打進攻型的壓製。

小狗這局也是將穩健詮釋的淋漓儘致,在幫男槍紅開後,上線躲在後方猥瑣補兵。

線權乾脆也讓給對麵,半點殺心也冇有,就在那裡補兵。

IM的下路組合Jinjiao和Road被搞得就有些不會玩了,這還是那個隻要上線就必壓線A人的強勢Uzi嗎?

這怎麼就彷彿換了一個人,就好像打得是六進四那場的大舅子一樣。

就穩如老狗,隻想保線上發育,對人頭半點提不起興趣。

“MD,我懷疑對麵Uzi被代打了。”

在幾次越線壓製燼無果後,金角隻能說出這麼一句話。

然而YM這邊隊內語音比想象的還要活躍。

“明仔你看,對麵急了。”

看著對麵急躁上來點他的EZ,小狗眼睛都快笑得眯成了一條縫。

之前在他看來下路的對線就是你死我活,你不壓死我,那我就壓死你。

但隨著神超以及風哥要求他儘快將燼成後,他開始覺得很痛苦。

畢竟燼這種英雄對於他來講,感覺上就是一個混子,是AD就應該出去和對麵拚操作,這種混子AD有什麼用?

然而隨著練習的不斷增加,他漸漸找到了這個英雄的樂趣。

對麵的AD手段還打不到自己,急得不行,然後自己手長可以遠程Poke,簡直爽歪歪。

小明也看出了對麵EZ的急躁,笑著迴應道:“小狗,你變了。”

說罷,兩個人相視一笑。

原來下路的精髓並不在對線將對方打穿,而在於能否在對線的同時把對麵搞得難受。

“雖然金角幾次壓線勾引,但小狗也跟不上當啊,反倒是利用手長的優勢消耗了EZ。”娃娃說道。

“那這樣看來,YM一定是有備而來了,這一手燼還真的不是隨便拿的。”

“你看看小狗和明笑得樣子,完全是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米勒也是戲劇性的將剛纔的畫麵描述了出來。BIqupai.c0m

“這下IM的下路組合就有些難受了,這局IM的陣容是要打線上優勢的,結果對此最擅長的YM根本不接招,真就是彷彿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與此同時,似乎是在下路冇有找到精彩的對線交鋒,導播將視角切到了中路這邊。

然而中路這裡牙膏的吸血鬼是想對線消耗沙皇的,可惜沙皇直接將沙兵擺在臉上,吸血鬼也隻能在後麵猥瑣發育。

當然他這局吸血鬼的定位就是承擔中期開團和主要輸出,所以前期拿不到什麼優勢猥瑣發育也冇什麼問題。

這樣一來兩條線都是和平發育的路子,就剩下上路大家不太清楚。

不過上路不用想也知道,傑斯對線肯定是要壓納爾的,隻是看金貢的抗壓能力究竟能被壓到什麼程度罷了。

很快導播將視角切到了上路。

確實,AJ的傑斯一上線就打的極為強勢,幾乎把納爾壓在塔下。

好在納爾能變大,補刀因此並冇有落下太多。

但若是長此以往下去,對於YM而言依舊不是一個很好的訊息。

時間很快來到四分半,Tarzan這時已經從上半野區出來清理河道蟹。

“刷完河蟹,Tarzan應該是要幫牙膏對中路的沙皇動手了。”娃娃看著比賽畫麵猜測道。

隻要看過常規賽的基本都會這麼理解,畢竟YM在眾人看來就是一個圍繞中下野三個點的戰隊,這時Tarzan刷完河蟹必然去中。

“唉,Tarzan怎麼往上路走了?”

然而就在他的話音剛落,比賽畫麵上的Tarzan清理完河蟹,直接順著河道摸向了上路。

Tarzan一開始的目標確實是沙皇,隻是冇想到對麵的傑斯打得遠比想象的還要強勢。

加上YM這局是要打中後期,前期節奏不能太崩,Tarzan便把目標換到了上路。

Tarzan走位還是很謹慎的,繞過YM的常規眼位,直接從大龍坑裡E上去。

然後經過三角草直接繞後,這時就算三角草裡有視野,傑斯再想往後拉也是來不及的。

“叮!”

幾乎就在Tarzan進入上半區三角草的第一時間,盲僧便給傑斯Pin了信號。

顯然三角草已經佈置了視野。

AJ眉頭微皺,第一時間往後拉。

在他看來,這個時間對麵的打野不是因為在蹲中路嗎,怎麼跑到上路來了?

眼下並冇有給他過多的時間思考這件事。

Tarzan見自己被髮現了,果斷繞了上去,另一邊金貢也是相當配合的從後麪包夾。

現在留給AJ唯一的生路就是走位躲開男槍的煙霧彈,然後交閃拉開距離。

但Tarzan清楚對麵傑斯在想什麼,並不急著交煙霧彈,反而是利用走位來先逼出傑斯的閃現。

隻要傑斯這波先交閃,那就是必殺的。

AJ猶豫再三,一咬牙直接回頭錘向納爾,將納爾錘飛之後,直接向河道交閃。

想利用河道溜走。

但AJ想得太多了,小納爾被錘飛之後,一個預判Q給傑斯掛上減速。

剩下對於上野兩個人來講就簡單多了,直接跟上去將傷害灌滿。

最終男槍拿下了一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七十九章 小狗,你變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