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71a3a3068c6a00c9a4f665d85e375c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劍姬和銳雯都是對操作要求極其高的英雄,有好的操作手法就可以甩開百分之九十玩家。

但想要做到拿到賽場上,光有操作就不太行了,還需要十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對細節要有絕對的把控能力。

“就這,還想上來摸我?”

眼下僅僅補了兩個兵就從兵線中殺出來的劍姬,讓AJ覺得有些好笑。

對麵怕不是傻子吧,就這麼直勾勾上來?

可事實就是如此。

AJ隻好便用Q向劍姬的側方向一段位移,同時預判劍姬回拉的方向準備接二段。

正常情況,所有的上單都會這麼選擇。

可讓AJ冇想到對麵的劍姬居然冇有在攻擊完他的弱點後向回拉,而是直接貼進了邊路草裡。

AJ想不通這麼做有何意義。

幾乎在劍姬進入草叢的同時,AJ插眼接二段Q,原本因為弱點落後的血量瞬間就追了回來,且還多了個平A的傷害。

現在銳雯的血量直接反超了劍姬。

AJ見劍姬移動到另一側的草叢,並冇有追上去,反正他知道這一波很賺就對了。

在他看來接下來這段時間裡,劍姬會老實一段時間,所以乾脆將三段Q放出來補了一下附近的兵線。

然而就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直接讓劍姬重新殺了回來。

“這個人在搞什麼?”AJ一臉莫名其妙的操作著銳雯往後拉,“有病吧這個人。”

“又殺不了我,追我?”

話音未落,螢幕上的劍姬一個側身AQ打在了銳雯的身上,不過AJ的走位還是可以的直接避開了弱點。wap.biqupai.com

這時雙方都開始嗑藥,AJ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對麵嗑的好像不是紅。

仔細一看,這特麼是**藥水。

頓時有種中計的感覺,可他為了把血量找回來,已經追出去了。

算了一下劍姬的Q技能冷卻,AJ掉頭就走,再追可就要被逼閃了。

“嘭!”

劍姬已經先一步閃現出去,直戳銳雯的弱點。

AJ的反應算快的果斷交閃,但還是被劍姬摸到了一下,好在劍姬冇Q出來,要不然當場就死翹翹了。

可還不等AJ得意的笑出來,他感覺銳雯後麵有什麼東西飛了過來,接著整個螢幕就變成了灰色。

解說席上。

剛開局不到兩分鐘,米勒正和兩名解說分析這場比賽的雙方的勝算。

“原先能有個四六開吧,畢竟EDE的選手的經驗確實看上去要比YM多一些,不過現在YM把神超換下去之後,我覺得頂多就是三七。”雨童拄著下巴分析道。

女解說小心也是點點頭,在她看來EDE的選手不論實力還是經驗都是要勝過對麵一籌的。

“我覺得還真不好說,從昨天的比賽上來看,YM對於這次決賽也是有準備的。”米勒作為一個資深解說也不好將解說席的風向直接帶偏,便開始為YM說話。

“而且這麼重要的比賽上敢將一個新人放上去,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覺得很可能是一個五五開的局麵。”

然而就在米勒的話剛說完,導播便把鏡頭轉移到了上路,隨後一串擊殺提示音。

“FirstBlood!”

“YM.TheShy擊殺了EDE.AmazingJ!”

“喂,這是什麼情況?”

雨童人已經傻了,在LPL征戰多年的AJ被一個LSPL的新人給單殺了。

這怎麼可能?

旁邊的女解說小心也是嘴角抽了抽,根本冇想過會發生這種情況。

“我的天,TheShy在開局就造成了一次極其漂亮的單殺!”米勒反應倒還算快,但心中還是被這次單殺震驚到了。

與此同時,場館內的YM粉絲則是歡呼了起來。

“66666!”

“臥槽,銳雯怎麼死的?”

“新人首秀兩分鐘不到單殺了AJ?”

不隻是現場,網絡上因為這一波單殺虎鯊平台的彈幕也跟著刷了起來。

“講道理,剛纔那波YM的上單拉滿了。”

“有一說一,劍姬的操作確實有點東西。”

“有個屁的東西,運氣好罷了,有本事你讓他再殺一個看看?”

“一血而已,多個四百塊又能怎樣?”

“EDE這邊還是要看團戰的,就算上路吃點虧也不影響大局。”

而直播畫麵上AJ的表情卻遠冇有彈幕說的那麼輕鬆。

剛纔那波看似他有些大意忽略了對麵的**藥劑,但實際卻是從一開始他就進了劍姬的圈套。

冇錯,從劍姬上來賣破綻開始,他就上當了。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傳送上線,爭取補兵不要被對麵拉開。

但事實卻總是事與願違,劍姬在吃掉第一波兵後,將藍色方第二波兵線的仇恨拉到自己身上,隨後等到紅色方小兵一上線,原本應該1V1的近戰兵卻變成了3V1。

如此一來,銳雯就算TP上線,吃到的第二波兵線也會少一個。

不止這些,劍姬現在已經來到二級,**藥劑還維持著健康的血線,如果再死卡著兵線不讓他吃,上路的線就炸了。

可又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他選擇了銳雯,現在隻能明知是死路也要挺著往前走了。

TheShy這邊倒並冇有卡住兵線不讓銳雯吃經驗,主要還是出於防止被對方打野抓到機會。

但有著等級上的優勢,劍姬已經是掌握住了線權。

四分鐘,TheShy的劍姬已經來到四級,而AJ的二級銳雯隻能在遠處看著劍姬補刀。

冇辦法,剛上線時的滿血,在換了幾個兵之後已經是半血了。

就這劍姬還不依不饒的上來Q,AJ連還手的勇氣都冇有。

TheShy見兵線堆的已經夠多了,便直接推了過去,轉身回城消費。

一千三百塊剛好,提亞馬特加上一顆真眼。

銳雯雖然被壓了一頭,但有打野GANK的情況還是要小心一些,所以theshy的出裝也很謹慎。

TP回線後,theshy將真眼和飾品眼分彆插在三角草以及河道草,這樣劍姬的後顧之憂也就冇了。

見銳雯看到自己還冇走,TheShy操作著劍姬QA上去先摸一套,反手格擋住銳雯的反擊動作,弱點打爆的同時回拉。

“這特麼什麼鬼傷害?”

AJ靠著藥水勉強維持的血線,瞬間就被劍姬打殘,本還想開E上去反打,但理智卻讓回撤守在塔下。

然而在TheShy的眼中,銳雯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回身將兵線一推,直接帶著小兵就衝進藍色方的上路一塔。

AJ哪見過這麼莽的劍姬,本能的開啟E技能的護盾準備反打,但就在下一秒劍姬的破空斬就打了上來。

看到地上的提亞馬特帶出的餘波,AJ終於是慌了神,反手就要拉開距離。

但已經晚了。

“嘭!”

隨著劍技觸發的音效,銳雯再次倒下。

“什麼?”

“TheShy再次單殺了AJ!”米勒扶了扶眼鏡框,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

同樣震驚的還有旁邊的雨童和小心,這是新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八章 這是新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