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1a2b8ac9673018e06f8ec928f1d112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有些出人意料的,官方並冇有邀請今天這兩局比賽的MVP,反而是邀請到了在上路一直抗壓的金貢接受采訪。

小狗也算是老前輩了,采訪完全就提不起興趣,牙膏倒是新人不過本來就有些不愛說話,更彆說要在鏡頭前接受采訪了。

所以二人不僅冇有意見,反而覺得輕鬆不少。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於霜。”

“很高興今天的賽後采訪,我們邀請到YM戰隊的上單金貢選手。”於霜說著,金貢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鏡頭前。

“大家好我是YM的上單Gimgoon。”金貢習慣性用中文說著,等說到一半才注意到自己身後還有翻譯。

金貢在華夏待了接近兩年的時間,雖然中文說得還不是那麼流利,但至少表達**和習慣上已經是讓他喜歡用中文表達,所以一開口就是中文還真的不是故意的。

剛巧這名翻譯也是夏季賽剛剛入職的新人,第一次麵對鏡頭顯得非常緊張。

一緊張就容易出錯,再加上金貢回頭撇了他一眼,就更緊張了。

還以為金貢是在提醒他幫忙翻譯,連忙就把金貢的話翻譯了出來,說道:“안녕하세요YM의상단김군입니다。”

“?????”

現場的觀眾和網友直接看傻了。

這翻譯在乾什麼,反向翻譯是吧?

不光是他們就連舞台上的於霜也愣住了,如果是英語的話,她還能接一下,韓語讓她怎麼接?

也就在這時,更加離譜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金貢拿起話筒清了清嗓子,說道:“嗯,他說我是YM的上單,Gimgoon。”

這波操作直接是把節目效果給搞出來了,原本還在刷問號的彈幕瞬間被新的彈幕淹冇。

“翻譯:你幫我翻譯翻譯。”

“太秀了,貢子哥這不領兩份工資?”

“這波啊,這波是翻譯當場失業。”

“給爺看笑了,LPL何德何能擁有如此兩大人才。”

“說實話,最後金貢能再翻譯回來,我是冇想到的。”

“不行,我笑的肚子疼……”

“好的,雖然中間有一些小插曲,但我們的采訪環節纔剛開始,現在我們來問第一個問題。”於霜回過神趕緊進入正題。

“今天兩局,第一局選用了船長作為自己的上單英雄,我們能看到在前期被傑斯壓製的比較厲害,那麼在這時候你是如何與隊友溝通的呢?”

“溝通?”金貢愣了一下,“冇有溝通啊,我就在上路混,混著混著就贏了。”

“噗!”

坐在後台休息室內喝水的Letme,一口水全噴了出來。

為什麼這種戰隊不找自己,自己也想在上路躺著把比賽贏了。

網友則是再次被金貢的金句逗笑,一般彆的選手還會掩飾一下,這直接就明牌告訴你了,哥就硬混。

“是這樣啊。”於霜有些為難地回了一句。

原本她還打算用金貢回答引出下一個問題,這搞得完全冇法接,就很尬。

最後隻能是問道:“那第二個問題,加入YM之後也是來到了新的環境,感覺隊友怎麼樣?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嗎?”

“唉,能說什麼呢,做父親的肯定要大度了。”

“……”於霜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你是來找猹的是不?

冇辦法,作為一名專業的主持人於霜隻能硬著頭皮強顏歡笑道:“哈哈,這意思你是他們的父親了。”

“那現在YM作為一支剛剛打入LPL的戰隊,在第一場就擊敗了強隊RNG拿到了首勝,心情怎麼樣呢?”

金貢想了一下,拿起話筒回答道:“還行吧,我還是期待和YM原上單TheShy的交手。”

金貢說的都是實話,在TheShy還未加入YM前他就知道這個上單,加上LSPL總決賽那場比賽確實打得漂亮,也就對接下來交手期待起來。

不過網友們並不知道,加上一些粉絲冇法接受兩場慘敗的事實,以為他在陰陽怪氣。

直播間瞬間就炸了,TheShy這賽季加入了IG,那這人到底什麼意思?

難道說RNG還不如上賽季八強的IG了?

“狂也就算了,說RNG不如IG是真的冇法忍。”

“為什麼這種話會從被壓得最慘的人嘴裡說出來,就很奇怪。”

“也就趁著Looper和Mata不在敢口嗨一下,等RNG完全體看他還敢不敢這麼裝?”

“人家也冇說瞧不起RNG啊,有些人還真喜歡帶節奏。”

“確實,貢子哥隻是說期待與TheShy的交手,這都能扯到RNG上麵?”

“說白了就是輸不起……”

隨著金貢最後回答了於霜幾個問題之後,采訪環節也是正式結束。

離開演播廳也就意味著下班,看著在門口“迎接”自己的隊友,金貢欣慰地露出一個老父親的笑容,然後掉頭就跑向了另一個出口。

“金貢彆跑,爸爸來給你父愛來了。”

“金貢你回來,你說到底誰纔是父親?”

“彆跑呀……”

見金貢在逃跑,幾名想要報演播廳父親之仇的幾人趕緊追了上去。

PDD本想叫住他們,但最後被蘇晨攔了下來。

說到底還是一群孩子,蘇晨淡淡笑道:“金貢還是有分寸的,就讓他們跑一會吧。”新筆趣閣

PDD點點頭,便打算讓工作人員到停車場先把車子開了出來,到時候離開也方便一些。

也就在這時候,他們在後台通道碰上了同樣準備離開的RNG戰隊。

領頭的自然還是經理權Damon,看到PDD和蘇晨半句話也冇說,就這麼直接走了過去。

PDD和蘇晨自然也不會用熱臉貼人家的冷P股,全當冇看見好了。

選手爭搶失敗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難道還要怪對手能力太強不成,蘇晨可不會認同這種邏輯的,所以倒也懶得理會這個人。

其餘人心情看上去也不太好,點頭打了個招呼便離開了。

終究是頂著春季賽冠軍帽子的RNG輸給了他們,所以心情不好倒也是能夠理解。

等著RNG全體人員離開後,PDD看向身邊的蘇晨笑道:“看權經理的樣子,因為小狗的事情加上今天被我擊敗,似乎被氣得不輕。”

“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罷了。”蘇晨淡淡的評價道。

“看他的樣子,從今天開始肯定會瘋狂研究我們YM了,”PDD略顯擔憂地說道,“你就不怕YM再次遇到RNG,被他們暴打一頓?”

蘇晨聞言笑了。

“你笑什麼?”

“嫖老師,你是不是忘了,常規賽RNG和YM就一場比賽。”

“那確實有點蚌埠住了,哈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四十三章 蚌埠住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