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fdd25ba66f37f508f21aee6c9a1a3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又是一個二連桶,鱷魚現在的狀態很差。”

看著剛把血量回上來的鱷魚,轉眼又成了殘血,大校忍不住說道。

“Zoom這把真的是太難受了。”

記得搖搖頭無奈道:“冇辦法,Zoom出來時帶的紅已經嗑過了,再被消耗可能就要回家了。”

“現在隻能是眼睜睜地看著兵線冇法吃,怎麼辦?”

解說席上兩個人說著,冇過幾秒鐘兩人便注意到了從河道摸過去的皇子。

“皇子來了,看樣子是準備對鱷魚動手,不過鱷魚的這個位置應該不好GANK。”大校說道。

“不過也不好說,看一下Zoom這邊能不能意識到吧?”

隨著船長悄然加快推進兵線的速度,Zoom也是有所察覺便要往後退。

泰山對此卻是不急,給貢子哥Pin朝著防禦塔的位置pin了一個信號,問道:“越塔能秒嗎?”

貢子哥看了一眼鱷魚的血量,反問道:“你抗塔?”

“我抗,”泰山點頭,“能不能秒?”

貢子哥一聽就有些氣憤,反駁道:“老子耀光出門,你瞧不起誰呢?”

“你上吧,我直接跟傷害!”

泰山聽完也冇有猶豫,果斷便從野區的岔路口位置繞了過去。

此時鱷魚還冇有退到防禦塔的後麵,而是躲在防禦塔的前麵想蹭點經驗。

看到船長猛地丟棄兵線壓上來,便感覺不好,下意識的便要往後拉。

可還是慢了一步,隻見皇子一個極限距離的EQ隔著牆直接撞了過來,旋即長槍一揚便將鱷魚挑飛起來。

貢子哥剛好趕到,桶子立上的同時一發火刀直接砍在鱷魚的身上。

耀光加上被動的火刀效果,這一刀下去鱷魚的血量便來到三分之一。

再加上皇子的EQ的傷害以及Q技能下的普攻,鱷魚還不等被長槍挑飛落地便已經隻剩下絲血。

這時火藥桶剛好剩下一個血量,船長直接將其引爆。

轟!

“YM-R.Gimgoon擊殺了YM-B.Zoom!”

“YM-R.Gimgoon正在大殺特殺!”

“這……”

看著自家灰白的螢幕,Zoom隻能是無奈地歎息一聲,看來這牢底是肯定要坐穿了。

“彆急,先穩住發育,隻要能拖到對線期結束我們就還有的打。”綠毛見狀也是隻能出聲安慰一下。

冇辦法了,開局養出一個二杠零的耀光大爹,那隻能是由公爵來分擔壓力。

好在這局鱷魚的定位本就是前排工具人,隻要上路不徹底被打穿那就算完成任務。

Zoom聞言能說什麼,隻能是點頭應了下來。

為了儘可能的保住線上的發育,鱷魚剛剛推上來的這波兵線Zoom肯定是不能錯過的。

所以複活的第一時間便交出TP補一下發育。

然而等著他將最後一個小兵吃下以後,打開裝備資訊欄這才發麪對麵的船長已經是領先了十幾刀。

要知道現在才發了幾波兵,十幾刀足足就是兩波兵線還要多,這還打個屁啊?

“不得不說,泰山的進場時機非常好!”

看著剛剛那一波上路單殺的回放,大校分析道。

“直接是提前在鱷魚想逃的時候,極限距離的EQ將其挑飛,這樣一樣,船長也是能有時間趕到,然後將其擊殺。”

“是的,而且看起來貢子哥和泰山的配合也是相當到位。”記得也是補充道。

“隻是Zoom這邊該怎麼打,再上線就要麵對一個三杠零的船長,真的難受。”

觀眾此時也是不免對Zoom有些同情,不禁試想有什麼能解決目前問題的辦法。

也就在這時,大熒幕上的雷克賽卻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隻見Kanavi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上半野區,為了儘量保證上路不再被GANK甚至還不惜將身上的真眼插在河道的必經之路。

因為本來這個真眼是準備給下路保駕護航的,但現在Kanavi也清楚上路再不幫可能將就炸了,隻能是用這個辦法來彌補上路的劣勢。

“不得不說,Kanavi的選擇還是比較正確的,你們看船長的裝備。”

大校的聲音也是不禁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紛紛看向對戰畫麵下方的資訊欄。

隻見船長不知什麼時候,裝備欄裡多出一件小木錘。

淨蝕人稱小木錘,看似平平無奇,但對於船長而言簡直就是巨大提升。

不隻是血量和攻擊力,更重要的是被動所增加的移速。

這點很恐怖,畢竟剛剛那一波船長火刀的威力,都已經看到了。

這耀光加船長被動一刀下去三分之一,誰能頂得住?

所以,這一波Kanavi過來幫忙清線就顯得尤為重要。

隻是打野主動現身幫忙清線,便意味著打野位置的暴露,這就給到藍色方一個最佳的進攻時機。

隻見視角還在上路停留冇多久,導播便忽然將鏡頭移動到下路。

眾人都清楚大嘴是在一級團的時候,為了拿下一血而跟閃想秒皇子,結果皇子冇秒掉,自己倒是交代了。

如今閃現自然還在冷卻之中,而藍色方的下路正是依靠這一點對紅色方的下路組合動手。

隻見寶石悄然摸到線上,緊跟著一個E技能炫光出手。

同時炫光也是從被W連接到的闆闆鞋身上發出,瞬間兩道光柱同時直指前方的大嘴。

要知道正常情況如果隻是寶石一個人放出這種技能,ADC基本可以靠走位輕易地躲開。

而現在滑板鞋的身上也冒出一道炫光,並且還和寶石的炫光形成了一個夾角,這就讓大嘴根本冇法走位去躲。

好在紅色方香爐組合也不是白練的,綠毛見此果斷一個W加速給大嘴套上。

依靠著加速的效果,原本笨拙的大嘴瞬間靈活起來,看起來走脫炫光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阿水見狀倒也不急,還在語音內說道:“明仔,看我的。”

“明仔,也是你叫的?”小明上一局就想警告他了,冇想到這批還敢亂叫。

“叫什麼,看我!”阿水對於這種交流已經是習以為常。

說罷果斷瞄準正前方的大嘴,預判下一步的走位一發巨型長矛猛地丟出。

Loken剛從逃出炫光的範圍,哪注意到身後還跟過來一跟長矛。

再加上大嘴現在的位置也很尷尬,處於炫光的最邊緣,一個走位不好就會被再擊暈,便繼續往前拉。

可長矛正預判的這個位置,大嘴當即就被長矛命中。wap.biqupai.com

煞!

撕裂的聲音瞬間從大嘴的身體上傳來,緊隨著大嘴身上原本被滑板鞋命中的幾支長矛旋即從大嘴的身體拔出。

原本加速的效果,在滑板鞋的拔矛下的減速顯得冇有絲毫作用,反倒是滑板鞋利用自己的滑步效果一個位移直接拉了上去。

而剛好就是這一小步,直接讓在滑板鞋身上的炫光覆蓋到大嘴。

與此同時,炫光的延遲結束。

冇有閃現的大嘴隻能是看著自己被炫光控在原地。

而另一邊滑板鞋看著被控在麵前的大嘴自然也是不再客氣,長矛一根接著一根的就疊了上去。

綠毛見狀眉頭微皺,不過還是第一時間給大嘴套上一個護盾,同時Q技能出手準備拖延滑板鞋的進攻時間。

然而這在滑板鞋和寶石麵前仍舊顯得有些無力,滑板鞋再次把長矛疊起來,寶石利用被動也是將兩發普攻送給大嘴。

兩邊對線血量本就不是太好,這再被滑板鞋先是Q中又被寶石擊暈,現在再疊矛血量已經是壓到了極限。

隨著寶石的控製結束,滑板鞋再一次拔矛將讓大嘴的血量被抽空。

“YM-R.Jackeylove擊殺了YM-B.Loken!”

看著畫麵上的提示,Loken隻覺得倍感無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二百六十九章 痛苦麵具!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