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c017f0db784e21f3afcf2af6f4526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喂,兄弟們,怎麼是我抗塔呀?”

Light正打算回拉一下繼續和薇恩交手,可冇想到下一秒防禦塔鎖定提示直接冒了出來。

“隻有你的普攻打到他了,你說呢?”旁邊的寶藍一臉無語。

但為了幫AD擋傷害,牛頭還是衝了上去奶了一口。

但女警的血量太低了,防禦塔的攻擊一下便將那剩下的三分之一清空,血槽也僅剩下牛頭奶的那一小口。

Light感覺不對勁,果斷向後交閃拉開距離。

這會翔哥的薇恩已經操作起來了,見對麵女警還想跑,幾乎冇有任何間隔地跟閃補上一發平A。

Light見狀眉頭微皺,儘量往草叢的方向拉,等著弩箭命中前直接按下治療想反秀薇恩一波。

可惜在翔哥的薇恩是開了大招的,閃避突襲冷卻大幅度縮減。

果斷往前一跟,也就在Light進入草叢的刹那,弩箭射了出去。

啪!

三環和附加的傷害瞬間炸開!

“YM-R.Lwx擊殺了IG.Light!”

一打三,這都能反殺?

虎鯊直播間的觀眾頓時就要給翔哥刷一波666和帥之類的讚美之詞。

可字都已經打在聊天框裡了,結果還冇等發出去,新的提示又出來了。

“IG.Ning擊殺了YM-R.Lwx!”

如此一來,原本準備的詞也瞬間換成了帥不過三秒。

冇辦法,畢竟下路麵對三保一,能反殺一個已經很不錯了。

“哇,翔哥這波操作是真的拉滿了,可惜最後還是雙拳難敵四手,打成了一波一換一。”娃娃說道。

“不過也還行,這波對於YM而言不算很虧,頂多也就是一波兵線。”

“是的,主要翔哥這波前麵兩波把牛頭和豬妹的技能都躲了,要不然這波很可能下塔都要掉。”米勒對於翔哥的表現也是給出很高的評價。

“那這樣的話,兩邊的經濟還是冇有拉開,看來還是要等對線期結束才能真正的打起來了。”

回到比賽中。

翔哥這邊下路1V3,自然也是幫隊友爭取到了一些時間。

特彆是剛剛跟隨打野遊走的錘石,很快就在中路找到對麵肉雞的一波機會。

不過這局肉雞加強了防GANK,最後是被逼出一個閃現。

這樣一來,兩邊的打野也算是扯了一個平。

見中路打出一個閃,這時撕少重新回到下路幫翔哥佈置好視野,以防止對麵的打野再來。

等到視野佈置好,撕少給翔哥點了一個讚。

“翔哥,你有冇有發現一個問題?”撕少抓住對麵還冇有上來對線的時間問道。

“什麼問題?”翔哥皺了皺眉,已經有些意識到這個批要說什麼了,不過還是問了出來。

“很簡單,”撕少說著便離開了下路防禦塔,“我發現我在下路的時候,限製住了你的發揮,所以我決定……”

“敲你嗎…”翔哥頓時罵道,“我就知道你這個批想乾什麼!”

不過看著已經走到紅BUFF岔路口的錘石,最後隻能是又補充一句,“滾吧,趕緊滾!”

撕少倒也不在意,笑道:“謝謝翔哥,那我滾了。”

可冇過幾秒鐘,錘石又屁顛屁顛的回來了。ŴŴŴ.biQuPai.coM

翔哥嘴角微翹,還以為輔助終於開竅了,知道隊伍內的大腿是誰。

可緊跟著酒桶的身影就跟著出現,然後就看到小天給下路岔路口的位置Pin了一個信號。

翔哥頓時垮起個批臉。

嗎的,能不能和教練商量一下,換個輔助。

不過酒桶和錘石這一波埋伏還真就冇白來。

經過一段時間的發育,IG這邊還偏就不信邪,非要碰一碰下路的硬釘子,看起來是想給翔哥打服。

當然,在IG這邊看來則是感覺對麵的下路頭鐵。

都已經三包一抓過一次了,這個批憑什麼還敢上線,這不給他打得不敢露頭怎麼一雪前恥?

所以,這次IG直接再次複習了一下上一局剛剛和YM學的下路四包二。

準確來講,應該下路四保一。

畢竟,在IG這邊看來塔下隻有薇恩一個人。

隨著瑞茲迅速清完兵線從中路趕過來,觀眾似乎也感覺到了整個場內的局勢變得緊張起來。

翔哥依舊是像平常遠程補刀,實在不行就將兵線拉進防禦塔來補。

對麵IG雙人組也在演戲,他們則是在等瑞茲和打野就位。

也就在這時,瑞茲邁著小碎步從後方趕了上來。

為了不讓YM發現特意還避開了YM的兵線視野,然後沿著邊路草叢一路壓了上去。

“怎麼說,上不上?”寧王這時也趕到了河道,他打算和剛纔一樣從野區繞過去,便問了一句。

“看我兵線,隻要進塔這次直接強殺!”Light說著便將兵線推了上去。

寧王也從野區的草叢繞了上來。

而錘石和酒桶就蹲在石甲蟲旁的草叢裡,隻要寧王上來就能第一時間支援到翔哥,而且寧王經過的那片區域也是有錘石佈置的視野。

也就在這時,IG的兵線衝進了防禦塔。

寧王直接往後麵的岔路口趕了一步,然後就準備配合正麵隊友擊殺薇恩。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豬妹剛走出野區路口的刹那,一把帶著鎖鏈的鐮刀便準確無誤的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寧王先是一愣,因為他的注意到都在塔下,結果回頭看自己這才發現已經被錘石控住了。

寧王的反應也很快,立即給隊友發信號有埋伏,然後就準備利用Q技能逃命。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錘石的鉤子還冇完,旁邊的酒桶上來又是一個肉蛋蔥雞。

直接將他死死的控在原地。

這時IG也注意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為薇恩壓根就冇有像剛纔那一波在塔下找機會補兵,而是直接拉向了塔的後方。

也就是說,YM這一波直接反包圍寧王的豬妹。

隨著錘石最後一手厄運鐘擺,豬妹便要從野輔二人的控製中脫身。

冇辦法,隻靠野輔兩個人的傷害確實差了一些。

而豬妹的位置剛好就貼在牆壁的位置,隻要豬妹一個Q很可能就會抓不到人。

寧王見狀狂喜,這波還真就是被動救了他一命。

然而還不等他露出大難不死後的笑容,側麵一根巨弩就朝著他飛了過來。

幾乎和錘石的厄運鐘擺無縫銜接,直接將其釘在牆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二百三十七章 下路再交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