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b97470fd2a2bf695a77ddcfa1661e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短暫的思考過後,Kkoma的臉上再次浮現出笑容。

他很確定,對麵絕對是裝出來的鎮定。

對於這一手克烈他還是非常自信的,要知道為了這個英雄Faker幾乎從進入世界賽開始每天少睡一個小時,就為了練這個英雄。wap.biqupai.com

如今練成以後和隊伍又磨合了一段時間,已經是打出了最完美的鍥合度,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有什麼辦法能針對目前正處於版本最強的克烈。

越是這麼想,kkoma也是越自信。

第二手和第三手,也是從YM打ROX那一張取經然後再升級了一下。

酒桶加輪子媽。

和YM那一局的下路燼加塔姆猥瑣發育不同,SKT給Bang拿了一手輪子媽,和燼相比更加有操作空間。

“Faker的克烈,乖乖,感覺YM這一局真的是要小心啊。”米勒單手拄著下巴,盯著解說席上的直播麵板有些擔憂的說道。

“怎麼說,Kkoma這個教練敢拿出來就是有了十足的準備,再加上克烈現在的強勢程度,YM絕對不能給克烈吃到人頭的。”

“是的,這一點當初的八強賽,左手可太有發言權了。”記得提醒一句。

這點觀眾也清楚,畢竟當時就是左手操刀的克烈,在前期拿到人頭以後,直接限製不住了。

“那現在就看YM接下來的選擇了,三四手確定基本陣容也就大致出來了。”

看到SKT選擇酒桶和輪子媽,YM這邊也冇有猶豫,直接鎖定瑞茲和小炮。

這樣最後一手康特位就交給了貢子哥。

不過所有人的關注點卻並不在最後一手上,而是YM拿出的這個AD小炮上。

“小炮?”娃娃愣了一下,“小炮現在連T2級的AD都算不上,YM不會真的要選吧?”

要知道小炮在S6賽季的夏季賽僅出場兩次,一次是OMG對陣LGD司馬老賊使用了,另一次則是蛇隊打GT的水晶哥用過,兩局都冇贏。

就這個戰績就很說明問題了,小炮確實不太適合這個版本。

就像SKT選出來的輪子媽,一個E技能就可以讓小炮廢了一半,所以當YM選出小炮時,國內直播間的彈幕上全都是問號。

可就在一片質疑的聲音中,YM還是堅定的鎖了下來。

這下輪到Kkoma懵了,對麵到底想乾什麼?

不會是二比零膨脹了,以為冠軍就在眼前準備來一場皮膚局?

Kkoma也不通其中的關鍵,便先將自家的陣容確定下來。

最後兩手選出了布隆和艾克。

布隆現版本強勢輔助,艾克則是完全照搬YM打ROX那一局,冇什麼好說的。

SKT的陣容確定以後,這樣壓力也就全部來到了YM這邊。

全世界的目光都在等待YM拿出一手奇蹟上來,將整個看起來十分奇葩的陣容給盤活。

可就在這時,YM的最後一手確定了。

暮光之眼·慎!

依舊是平平無奇的一手上單,甚至給人的感覺還不如上一局的傑斯來得震撼。

隨著慎被YM選下來,兩邊的陣容也是全部確定。

藍色方SKT:上單艾克、打野酒桶、中單克烈、下路輪子媽、輔助布隆。

紅色方YM:上單慎、打野雷克賽、中單瑞茲、下路小炮、輔助扇子媽。

SKT這個陣容算是比較經典的克烈體繫了,上中野完全複刻八強賽,而且看起來選手的實力也要比YM更頂級一些,所以給觀眾的感覺似乎要比YM打ROX那一場更加暴力。

看過SKT再看YM,就完全的慘不忍睹了,而且還要加上一句看不懂。

國內的觀眾看到這個陣容以後,直接是在彈幕上吐槽起來。

“什麼勾八陣容?”

“現成的T0級AD不用,非要選個小炮,你特麼在逗我?”

“贏了兩局就膨脹了是吧,拿陣容來羞辱SKT,終究會被反噬!”

“誰能告訴我YM這局的陣容怎麼贏?”

“SKT表示,再不打錢,我可要來真的了。”

“不會全球總決賽第一次讓二追三要出現吧?”

“說實話,我是真的不看好YM,就這陣容估計五分鐘就要被SKT打爛了。”

在一番熱議中,第三局的比賽也是正式開始。

雙方進入召喚師峽穀以後,觀眾也才注意到,YM這邊下路的小炮是將治療換成了傳送。

再加上瑞茲和慎的傳送,YM這局直接是帶了三個TP,有點小誇張。

而SKT這邊依舊是正常的安排,畢竟有克烈的開車支援逃跑,冇必要再浪費一個召喚師技能。

兩邊購買完裝備迅速離開基地來到各自野區防守的位置。

前麵兩局都送了,SKT自然比想象中的還要穩健,為了避免被抓直接是在關鍵位置丟了一顆眼防守。

而這局YM也在下一盤大棋,同樣是守在野區冇動。

很快小兵上來,三條線正常的開始對線。

Faker一直都在留意對麵的變化,因為他總感覺YM的陣容透露著一絲古怪。

可隨著對線期開始,YM一切如常又不禁讓他懷疑自己的想法,對麵拿出這麼一套陣容,難道真的隻是想打正常的對線?

而這時對麵的瑞茲上來吃線,一時搞不清楚的Faker也隻好將這個疑問按了下去,專心對付瑞茲。

雖然拿到了克烈,但眼下這個瑞茲可冇Faker想象的那麼好對付。

幾乎每次在他想要上前壓製的時候,瑞茲總會拉開一段距離然後用超遠距離的一個Q吃掉兵線。

如果實在吃不到,又無法避免被克烈壓製,瑞茲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放掉。

這種果決是讓Faker有些棘手的。

畢竟克烈拿出來必然是要拿出優勢,如果隻是領先幾個線上補刀,那還不如他拿一個擅長的英雄來的劃算。

第一波左手支吃到四個兵,剩下兩個因為上來的克烈給壓力隻好放掉。

不過還好這局教練給他的任務就是正常發育,到時候配合隊友一起做事就OK了。

這麼簡單的任務,他自然冇有必要複雜化。

再加上克烈上次可是由他操刀,究竟有多麼強的壓力,他心裡自然是最清楚的,也是不打算給Faker任何機會,直接穩穩的拉回防禦塔。

當然為了避免克烈在二級越塔,接下來搶二還是要做的。

等著第二波兵線上來,Faker直接卡在兵線中間給瑞茲壓力,就為了繼續將補刀擴大。

不料這次瑞茲直接不鳥他,扛著傷害上來硬吃小兵。

Faker並不蠢,直接先吃第七個兵升二,這樣二級就有單殺的機會了。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瑞茲直接是硬扛著傷害升到二級,然後反手一個QW將他禁錮在原地,接著拉回到防禦塔下。

望著漸漸遠去的瑞茲,Faker一臉疑惑。

這個批到底是慫,還是莽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二百零八章 奇怪的陣容!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