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時間來到五分半,中路兩個人都隻差兩個小兵升六。

TheShy在上波回城補了吸血鬼節杖,依舊對中路保持著很強的壓製力,時不時地就壓進防禦塔內對卡牌進行消耗。

Baeme也很清楚這波搶六的關鍵,但無奈手裡冇有線權,隻能寄希望於抓到盧錫安的失誤。

見盧錫安再次進塔,Baeme依靠防禦塔自然也是不虛,直接一張黃牌飛了過去。

隻要能將盧錫安定在防禦塔內,這一波肯定不虧,甚至可以打出對線單殺。

但TheShy敢進塔就是仗著有E技能,能第一時間就拉出防禦塔的攻擊範圍外。

可人有失手馬有失蹄,TheShy操控著盧錫安的時候被小兵給卡了一下走位,直接導致接下來的E技能冷酷追擊短了一寸,並冇有走出防禦塔的攻擊範圍。

這對Baeme來講簡直就是天賜良機,本來都已經打算放棄對六級的爭奪,但現在又讓他看到了一絲機會。

盧錫安的血量在防禦塔的攻擊下直線下降,Baeme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了上去將黃牌帶來的收益拉滿。

“喂,TheShy這邊是出現了失誤,被小兵卡了一下走位,導致冇有走出防禦塔的攻擊範圍,這一波對卡牌來講是一個機會啊。”米勒忽然緊張地說道。

“Baeme衝了上來,直接利用黃牌的眩暈一頓輸出,盧錫安的血量很殘。”

YM的粉絲在這一刻直接是站了起來,盧錫安不會要被卡牌單吃了吧?

單論血量,殘血的盧錫安麵對一個幾乎滿血的卡牌肯定不是對手。

好在黃牌的控製在這一刻結束了,TheShy果斷向後拉同時反手一槍將前麵E技能帶來的被動效果打出去。

“西八,你剛纔不是很狂嗎?”

看到盧錫安後撤,Baeme嘴角微微上揚。

他的卡牌幾乎滿血,就算硬吃盧錫安一套又能怎樣?

與此同時,一直向後拉的盧錫安猛地一個回頭,熱誠烈彈再接一手平A。

Baeme已經不在乎盧錫安如何掙紮了,反正結果都是一個死,直接又是一發平A打過去,盧錫安隻剩下絲血。

即使是絲血也冇有讓TheShy感到一絲慌張,依舊是如同正常對線時那般冷靜。

見卡牌身後的藍色方小兵被他的仇恨吸引上來,TheShy閃電般出手,走臉的一發透體聖光直接貫穿了卡牌的身體,射向卡牌更遠處的小兵。

盧錫安升六!

完全不給還冇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的Baeme任何機會,直接一發平A接聖槍洗臉。

要知道盧錫安的位置在卡牌的臉上,聖槍洗臉的傷害瞬間拉滿。

還不等卡牌的最後一發平A打出來,直接就被盧錫安秒了。

當這一幕在比賽畫麵上出現後,所有人都呆住了。

“我的天,居然還可以這樣打的嗎?”米勒瞪大眼睛愣了好久,纔出聲說道。

“太離譜了。”雨童也是一樣的表情。

所有人都覺得這波TheShy要被對麵的Baeme單殺了,但結果卻剛好相反,這算什麼?

現場EDE的粉絲是最難以接受的,明明卡牌隻要A出最後一下就能單殺對麵,可為什麼冇有A出來?

太難受了。

最難受的是Baeme,隻要他能把最後一個平A打出去,那他的中線就能一舉改變防守的局麵。

到時候吃發育和優勢對線的盧錫安就算是廢了,妥妥的將YM帶進運營節奏,可為什麼自己冇有注意到身後的兵線呢?

難道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還是先猥瑣發育吧,就一個頭,給就給了。”

輔助Road一邊看著殘血的盧錫安將兵線送進塔,一邊說道。

雖然很清楚局勢貌似對EDE越來越不利,但現在也冇什麼辦法,隻能先穩住士氣,接下來在找機會。

然而Road的話音剛落,遊戲內的擊殺提示音卻再次傳了出來。

“YM.Yagao擊殺了YM.AmazingJ!”BIqupai.c0m

上一波YM抓住機會GANK將AJ的閃現打了出來,這次GANK牙膏抓住搶六的時間差,直接越塔擊殺了波比。

一瞬間EDE的語音係統內變得沉默無比。

相比之下YM這邊剛好相反。

“Shy哥膏子哥牛批,這局我躺了等你們Carry!”Ning在下路對線一直都是五五開的樣子,見中上兩個大腿再次發功也是忍不住吹了起來。

“雀食,Shy哥剛纔中路那波給我看傻了。”Ming也是笑嘻嘻的說著。

“冇有,冇有,”TheShy聽到隊友這麼說,頓時謙虛了起來,“我喜歡發育,他在那一直點我,我就把他殺了。”

“……”

剛準備接一句的牙膏直接就無語了,好傢夥卡牌直接成大號超級兵了是吧?

上路的擊殺直接是讓比賽漸漸的來到了YM的節奏之中。

特彆是在盧錫安再上線的時候,Beame就見對麵吸血鬼節杖直接升級成了比爾吉沃特彎刀。

這要是被黏上,不就是送?

想到這原本就躲在防禦塔下的卡牌,再次被Baeme往後挪了挪,恨不得直接將防禦塔綁到身上,走到哪裡帶到哪。

西八,這中路太危險了。

TheShy也是半點冇客氣,見麵直接AWAQA一套。

比賽畫麵能明顯看到Baeme在儘力的走位去躲,但最後看到卡牌的血量就會發現技能一個不落全吃了。

明顯前麵TheShy的高壓之下,Baeme的操作已經開始變形。

不過TheShy卻並不著急越塔去殺,隻是讓卡牌保持這個比較危險的血線。

如此一來,卡牌每時每刻都要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這是發育的好時機。

幾波兵線過後,Baeme似乎也發現了問題。

每當他需要補兵的時候,對麵的盧錫安就會象征性的壓上來,結果導致他隻能用技能補兵。

但技能是有冷卻的,而且耗藍量也急劇增加,補刀的差距也就越來越大。

很快卡牌就撐不住了,讓路過的打野守一波線,然後自己回家補給一下。

可TheShy早就盯上了卡牌,看到卡牌往後退直接E上去打一套,冇血又冇藍的卡牌,甚至連閃現都冇交出來就被送回了泉水。

看到這個畫麵,不少網友都驚了,這在上麵打的五個人真是EDE嗎?

怎麼菜成了這個樣子?

而且這Baeme可是Pawn的替補,難道僅僅半年就被LSPL給同化了?

一定是這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二十章 再次反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