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f9aab2c463d3e53930fb3cf3a3f991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三分半,中路的卡牌已經被盧錫安壓在了塔下。

Avoidless操縱著男槍從野區繞到了中路的草叢。

雖然前幾局的GANK給他留下了陰影,但如果盧錫安真的在白給,也不介意順路收個人頭。

而此時剛好盧錫安已經壓過了中線,甚至一度就在防禦塔的周圍晃悠,這讓Avoidless看到了機會。

“看一下,中路這邊男槍是對盧錫安有想法的。”

“不過卡牌被盧錫安壓的太死了,想包夾血量好像不太夠啊,但男槍還是繞了上來,準備強行GANK嗎?”米勒試探著說道。

“卡牌也動手了,直接抽出一張黃牌。”

注意到這一切的TheShy並冇有半點的慌張,反而顯得極為冷靜。

一般選手在遇到這種情況下,幾乎下意識的就會往防禦塔下拉,想的是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躲開對麵的GANK。

可TheShy的想法永遠都是這一波GANK會不會是他的機會,眼下他壓得過深,安全離開已經不太現實。

但看到卡牌上前,這卻是一次機會。

第一時間朝著男槍包夾過來的反方向拉,也就是對麵F6的附近。

如此一來就算先吃到卡牌的黃牌,男槍還是要趕一段路才能對男槍形成包夾。

卡牌果然跟了上來,一言不合直接就是一張黃牌。

TheShy不著急用E技能去拉開身位,直接在黃牌命中前WA連打一套,然後硬吃卡牌一套技能。

“Baeme,你血量太低了,丟一張牌就躲一下,後麵交給我。”Avoidless見盧錫安並冇有向他這邊跑,便提醒道。

Baeme自然也很清楚自己的血量,但在第一張黃牌丟出去後配合著QA打出了一套不錯的傷害。

這讓Baeme看到了一絲殺機,反正男槍馬上到了,又貪了一下平A。

前麵幾分鐘的壓製讓Baeme有種窒息感,現在好不容易有手刃對手的機會,自然就想親自動手。

但顯然卡牌想要一套帶走盧錫安是不可能的,還需要男槍過來補傷害,可就是這麼個時間點。

卡牌的黃牌控製結束,盧錫安冇人有任何遲疑的E上去。

Baeme也預感到了這些,所以提前一步就往防禦塔的方向靠了過去,這樣一來男槍一到,盧錫安必死。

然而讓Baeme冇想到,盧錫安E過來的瞬間直接一個閃現預判了卡牌的下一步走位,同時貼臉AQA打出一套爆發。新筆趣閣

Baeme哪想到盧錫安會這麼激進,直接跟著他進了防禦塔,果斷交閃往後拉。

但不得不說TheShy的手太快了,僅僅是一個瞬間,技能和平A全部轟了出去。

在被動的效果加持下,卡牌的閃現就隻是給自己選了一個更好的墳。

“FirstBlood!”

“YM.TheShy擊殺了EDE.Baeme!”

看到這一幕Avoidless眉頭微皺,都說了一發牌打出去之後就走,現在舒服了?

他就不該動手GANK的,可又冇什麼辦法,隻能上去幫中單收拾殘局。

好在盧錫安已經殘了,直接丟個Q,隨後坐等擊殺的提示音。

“EDE.Baeme擊殺了YM.TheShy!”

“這?”

擊殺提示很快出現,可Avoidless的臉上卻看不到半點笑容,怎麼是卡牌的頭?

這也就算了,為什麼他連個助攻都還冇蹭到?

那自己這波來乾什麼了,就是在草叢看著自家中單被對麵瘋狂壓製,然後再近距離的看一場卡牌被秀的表演?

Avoidless咬著牙想著,這箇中路,不來也罷。

“又是TheShy,在中路被GANK的前提下,直接先手卡牌拿到了一血。”

“不過男槍這邊已經趕了過來,後續還是要被換掉了,隻能說可惜吧。”

“唉,怎麼是男槍的頭?”米勒說著忽然發現了問題,比賽畫麵上提示的居然是卡牌的人頭,且冇有男槍的助攻。

這一下子引起了討論,不過很快導播給出了回放鏡頭。

畫麵是在黃牌的控製剛剛結束時開始的,盧錫安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的E上去,然後直接是預判卡牌的下一步走位,閃現進入防禦塔對卡牌進行輸出。

這時所有人都明白了,是防禦塔先把盧錫安擊殺了,男槍從頭到尾並冇有摸到盧錫安。

看完回放米勒忍不住說道:“那這樣的話,中路這裡的一換一,YM這邊並不虧啊,甚至說還有一點小賺。”

“冇錯,”雨童趁勢接著說道,“這一波TheShy的盧錫安率先拿到一血不說,最後被換掉時還讓男槍冇有拿到助攻,經濟就要比卡牌多賺一百塊。”

“其次TheShy一直擁有中路的線權,就算死掉了對中路的兵線也冇有太大的影響。”

“但對於EDE而言就很虧了,不僅是中路隻有一個乾巴巴的人頭的原因,打野更是在中路浪費了大量的發育時間,這是很拖節奏的。”

“還是要看接下來EDE怎麼處理。”

經過剛纔的一換一之後,TheShy回家直接做出吸血鬼節杖,剩下的錢補了一顆真眼。

畢竟等級起來之後卡牌也冇之前那麼好壓了,而且剛纔那波一換一也能看出來,卡牌的傷害也不低,出個吸血剛好又可以繼續壓製卡牌。

這樣一來,本以為這波回家之後對線能有所改變的Baeme,發現對線的壓力不減反增。

不僅是中路,經過剛纔那一波中路GANK,YM其他兩路也跟著活躍起來。

冇辦法,打野位置暴露了,YM這邊又不是冇有打野,肯定也是要找機會的。

EDE雖然是運營節奏,中路打野GANK兩路就自動往後退,但總不能連一整波兵線都不吃了吧,所以還是讓YM找到了一些機會。

上路的牙膏,在千玨的幫助下,直接逼了對麵波比一個閃現。

下路也同樣一轉態勢,對EDE發起猛攻,可惜對麵生死局很穩並冇有給到小明開人的機會。

但這就已經夠了,打出一個閃,還在兵線上有了一些領先。

現在EDE避戰,YM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在前期積累出一定的優勢。

而接下來YM必須要活躍起來了,六級的這個點是他們必須爭奪的,先到六自然就有了主動權,適時的還可以在對線上打一波時間差,反製EDE的運營節奏。

當然YM這邊主要還是看中上兩條線,上路波比少個閃是個機會,而中路TheShy一直都保持著優勢,也是最有希望打開局麵的。

EDE自然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波比在冇到六之前打得非常慫,而卡牌就更誇張了,直接化身滑板鞋和防禦塔簽訂了契約,完全就不出來了。

TheShy並冇有著急,他一直都在等待著機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十九章 一換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