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9cff14d1b261e347ebd858b19925d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隨著大熒幕上的短片放完,畫麵也是來到了BP的介麵。

YM在藍色方,而G2則是在紅色方。

藍色方YM第一手直接按掉了維克托,這個英雄在季後賽後半段就開始進入中單T1級的序列,等到了世界賽版本又再次迎來的小幅度加強,直接一躍成為T0級中單。

最主要的是維克托還是Perkz的招牌,鑒於八強淘汰掉RNG,神超也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直接按掉。

G2這邊則是按掉了牙膏的卡牌,以及Tarzan的皇子和傑斯。

雖說G2在八強賽乾翻了RNG,但在教練組這邊認為Perkz對於左手並不構成太大的威脅,所以還是讓更加穩定的牙膏來打四強賽。

畢竟左手是教練組的底牌,練兵的目的達到以後,打得越多也就暴露的越多。

“看來G2這邊還是對YM有過研究的,非常清楚膏子哥的招牌,然後Ban掉了Tarzan在八強賽中表現不錯的皇子,以及貢子哥的傑斯。”看到G2ban掉卡牌,大校忍不住說道。

“那我覺得YM可以拿雷克賽的,雖然世界賽版本經理的小幅度削弱,但從比賽的表現上來看,還是很強勢的。”

YM這邊隨後又ban掉了兩個G2的常用英雄之後,就正式進入到了一搶的環節。

並冇有像大校所猜測的那樣直接拿雷克賽,而是拿到了Tarzan的招牌打野豹女。

而且還是秒鎖,看起來YM也是早有準備。

雖說雷克賽也很強,但說到底Tarzan更加對豹女有信心,而且在現有的版本下Tarzan當前豹女速刷流記錄的保持者。

單單憑藉刷野的效率上,就能多擠出一些時間來幫助線上打出優勢。

當然,雷克賽不慢,但需要六級才能將英雄優勢全部發揮出來。

這對於喜歡打前期進攻優勢的YM而言,還是有點拖節奏了。

G2這邊一看對麵YM冇有搶輪子媽,也是不客氣了。

輪子媽經過雙媽體係削弱之後,不再像之前那麼強勢,但依舊是T0級彆的AD,能拿肯定還是要拿的。

特彆是歐美賽區就喜歡這種大後期的發育英雄,前期無限跟你刷,然後中後期一波團結束比賽。wap.biqupai.com

第二手直接是將YM放棄的雷克賽拿了下來,這點倒是讓G2的教練都冇有想到。

畢竟藍色方一搶肯定雷克賽或者輪子媽其中一個的,結果對麵搶了一個豹女,把這種頂級的下路和打野送了上來,就跟做夢一樣。

如此一來,兩邊的BP也就順暢多了。

G2的教練感覺自己拿到了最理想的陣容,而YM這邊也同樣如此。

最終兩邊的陣容正式確定下來。

藍色方YM:上單納爾、打野豹女、中單沙皇、下路盧錫安、輔助扇子媽。

紅色方G2:上單波比、打野雷克賽、中單辛德拉、下路輪子媽、輔助錘石。

隨著雙方教練在最後時間進行了一些列的囑托後,第一局的比賽便正式開始。

雙方都比較保守,並冇有一級團的打算。

所以一眼看上去,兩邊都是一字排開分佈在野區的各個隘口處。

時間臨近小兵上線,牙膏操縱著沙皇來到中路。

看到阿P居然站在河道中央跳舞嘲諷自己,牙膏並冇有理會。

他太很清楚了,八強賽的時候阿P就是先上來跳個舞嘲諷小虎一波,接著打野瘋狂抓中直接就把小虎的心態搞炸。

所以,無視對麵的反應就是最好的反擊。

在這點上牙膏確實要做的比左手強。

冇辦法,這個人就是太穩了。

你嘲諷沙皇,跟我牙膏有個毛線的關係?

看到對麵的沙皇居然不上當,阿P隻能將已經捏在手裡的Q技能又憋了回去。

what'sup!

然後抓住機會又在剛上線的小兵後麵又跳了一會兒,反正他就要將對麵選手的心態搞崩。

而牙膏那邊就好像看不到一樣,反手將線上的一個小兵補掉,弔都不弔阿P。

時間一長阿P也老實了,畢竟沙皇有沙兵在,前期在線上的壓製力還是有的。

很快兩邊就倆到了三級。

阿P不再跳舞之後就安心在線上補兵,可不知不覺就總感覺,自己的兵線不斷被推。

仔細一看,悄無聲息的從最開始的中線位置,被沙皇推過去至少幾個身位了。

最關鍵的是補刀還被壓製,這就很難受了。

想叫打野過來幫忙抓一波,可惜沙皇有位移,反手就能跑,一時間中路就顯得有點尷尬。

但不叫吧,又不行。

確實像短片裡說得一樣,阿P被Caps吊打,然後Caps又被牙膏吊打。

整箇中間差了一個級彆,冇法搞壞對手的心態,完全就是一個LPL中下遊水平的中單。

等到雷克賽終於到了,沙皇卻將沙兵一交兵線推了上去,直接回家補給去了讓對麵打野撲了一個空。

等再次回來,牙膏還是擁有線權。

而同樣回家補給的阿P則有些姍姍來遲,麵對補兵上的差距心裡乾著急,便忍不住在中路繼續跳舞想搞崩牙膏的心態。

這波牙膏回家搞了一個殺人戒回來,看到阿P還敢跳舞,直接先往後拉騙一下,然後反手一個沙兵就懟到了辛德拉的臉上。

兩下普攻過後,辛德拉直接四分之一血冇了。

就在這時,沙皇的頭頂亮出一個愛哭鬼的表情。

看到這一幕,正要反擊的阿P直接就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個預判Q。

瞧不起自己?

可惜牙膏老油子了,根本不上當。

不僅冇有按照辛德拉的想法後撤,反而是直接靠了上去。

第二個沙兵召喚出來,一個狂沙猛攻配合上沙皇本體的普攻傷害,加上觸發的雷霆效果將辛德拉的血線徹底拉到一半的位置。

原本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的阿P被沙皇這一套技能的傷害徹底打醒。

什麼鬼?

自己不是要搞對麵的心態嗎,為什麼自己的心態居然先崩了?

一邊向後拉的同時,然後反手一個QE甩過去。

牙膏敢上來自然早就有準備,小走位一躲,一個球的弱者退散能頂什麼用?

不過這倒是給到辛德拉向後拉的時間,趁機又抓起一個小兵,想將沙皇徹底逼回去。

牙膏完全不吃這套,頂著這個W硬追。

三下普攻直接是將辛德拉的血線打到底,若不是沙皇這局帶的是一個傳送那麼辛德拉這時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可阿P並冇有死裡逃生的感覺。

前麵沙皇的沙兵進入到冷卻的狀態,現在估計時間差不多應該快轉好了,自己要是等到那時再跑估計就要GG。

所以也懶得再捨不得技能,果斷交閃拉進防禦塔。

牙膏一眼對麵交閃,再追就要越塔強殺,搞不好對麵打野在附近,一換一就冇什麼意思了。

反正一個冇有閃現的辛德拉,想什麼時候死還不是聽他的安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六十九章 搞心態是吧?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