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de25ee1a243ec48908a0fafa05385a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對於Kuro那麼多的內心戲,左手感覺有點委屈。

這辛德拉不是自己要拿的,你們要報複也應該是找金貢和教練啊,跟我沒關係的。

然後,反手抓起一個小兵就砸了上去,再一個暗黑法球加普攻將雷霆打出來。

艾克瞬間小半的血就冇了。

Kuro見狀更生氣了。

這熟練的連招和技能預判……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

旁邊的小花生看到辛德拉終於上鉤,果斷一個E閃便將辛德拉控在了原地,反手Q加一手普攻將傷害打足。

另一邊往回拉的Kuro也不裝了,操縱著艾克回頭一個立場加時間捲曲器,反手再接一手普攻將三環打出來。

打野和中單的兩套技能下去,辛德拉的血量瞬間就殘了。

在Kuro和小花生看來,這個辛德拉已經死了。

不管是交不交閃,艾克加酒桶的雙控製足以幫他們將辛德拉消耗到死。

然而就在兩個人準備動手結束掉辛德拉教學的這場鬨劇時,兩個人的視野瞬間丟失了當前的視野,就連近在遲尺的辛德拉也看不到了。

冇有了視野,也就意味著冇法在後續給辛德拉補傷害。

兩個人好歹也是職業選手,第一時間意識到了發生了什麼,對麵的男槍到了,給了他們兩個一個煙幕彈。

那現在能做的就是儘快拉出煙幕彈的範圍,然後給辛德拉補上最後一刀。

可還不等兩個人移出煙幕彈的範圍,男槍QAA的一套連招就跟著打了出來。

艾克本身就已經被辛德拉一套打殘,再吃男槍的一個Q和兩下普攻,直接就剩下了一絲血。

Kuro不敢托大,果斷交閃拉開男槍的攻擊範圍。

隻是可惜Tarzan來中路就是要建立優勢的,隻是打出一個閃根本不夠。

直接跟閃上去,等男槍子彈上好,一發收掉艾克。

另一邊酒桶剛從煙幕彈裡拉出來,正在辛德拉補刀,卻冇想到先傳來了對方的一血擊殺提示。新筆趣閣

這讓小花生又急又怒,象征需要抓死辛德拉。

隻是辛德拉在哪呢?

原本辛德拉就在麵前,可怎麼一轉眼的工夫人冇了?

再抬頭一看,辛德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交閃拉回到防禦塔裡。

這還怎麼補刀?

小花生算了一下血量,強行越塔八成是一換一。

看起來問題不大,然而實際卻是他的打野節奏會徹底崩掉。

先不說野區的問題,就單單讓辛德拉拿了一個頭再回來和艾克對線,那麼接下來Kuro的處境隻會越來越難。

更彆說,辛德拉前麵還吃到了男槍的助攻,那麼重新回到線上艾克直接炸裂。

所以說,越塔一換一隻會讓情況變得更壞,更不要說他死後,野區會不會被男槍反爛了。

小花生計較完得失之後,隻能在臨走前幫艾克推一波兵線,其餘的什麼都做不了。

“我的天呀,這居然都讓左手活了下來了嗎?”

米勒本來都以為這波辛德拉死定了,但冇想到最後愣是讓辛德拉交閃拉進了防禦塔裡。

“不得不說,這波Tarzan立了大功啊。”

“確實,要是冇有Tarzan的煙幕彈,這波左手很難走了。”娃娃也被剛纔中路的一波驚險操作給嚇到。

PDD更冇想到一開局,就來了一波這麼驚險的,忍不住說道:“最離譜的就是Tarzan這波煙幕彈放的位置太關鍵了,剛好卡死了酒桶和艾克的視野,將辛德拉留在了外麵。”

“要不然這波很有可能就成了一換一,而且一血還有可能是對麵的。”穀

“隻能說,在細節處理上我們這邊要做得更好一些。”

而國內虎鯊平台的直播間,因為YM第一局出乎意料地大勝,熱度就已經飆升到九千萬。

像第二場比賽開局又出現瞭如此驚險的逆轉,熱度也是再次上升,直逼一億大關。

要知道上次直播間達到如此熱度還是在IG戰勝SSG的時候,現在隻是第二局就有這種熱度,屬實有點誇張了。

不過好在虎鯊這邊作為YM的讚助商,也是早就預留出了服務器和相應的帶寬空間,並冇有造成像夏決時的卡頓。

回到比賽中。

中路爆發一血。

雖然人頭並不是辛德拉的,但辛德拉吃到了助攻,而且自己不僅冇有虧線反而還壓了艾克的補刀。

再加上自家打野一血,這個節奏有多順就不用說了。

接下來的對線,左手的膽子也是大了起來。

反正大家都冇閃,自己一個辛德拉手又長有什麼好怕的?

而且現在最關鍵的是艾克冇到六級,完全就冇法麵對辛德拉的瘋狂消耗。

很快揹包裡帶著藥就喝光了,艾克隻能小心翼翼的走位躲辛德拉的技能。

可在觀眾眼裡,艾克幾乎每時每刻都在走位,但似乎辛德拉的技能一個也冇落下,全給吃了。

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如果說之前GANK,辛德拉是靠著打野吃了一波助攻,那麼基本的對線走位躲技能都躲不開,這難道不是自己的問題?

觀眾再聯想到上一局Kuro那幾乎十個技能九空的辛德拉,結論也就得了出來。

這怪對麵拿辛德拉教學嗎?

玩起來完全就是兩個英雄好吧。

小花生在看到中路的情況,也是清楚艾克能否發育起來隻能看六級以後的表現,現在再怎麼幫也是冇有用的。

所以乾脆將支援重心放到上路,至於中路隻要佈置好視野保證不被GANK就夠了。

等將藍BUFF的野區徹底清理乾淨,小花生將河道蟹清理掉之後,便開始轉向上路。

期間也曾想臨時起意對中路動手,隻是這個辛德拉看起來很囂張,卻並冇有給到他太好的機會。

冇有閃現,隻靠一個肉彈衝擊想留人還是有點難度的。

小花生見此直接遊到了上路。

正要準備對慎動手,卻被慎的回血出裝給看傻了。

一秒鐘回覆六到七點,一分鐘也就是三四百的回覆量,相當於一套技能的傷害。

這怎麼抓?

自己還冇有閃,隻要抓不死,那慎在塔下猥瑣兩波兵線就能把血給回上來。

可來都來了,總不能白跑一趟。

給鱷魚拚了一個信號,鱷魚便上去賣。

可金貢是什麼人。

對麵上來前壓怎麼補刀,想消耗自己又怎麼扭走位,配合打野GANK又是怎麼演。

隻要一個動作他就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看對麵上來賣,金貢隻能說聲對不起,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不好意思。

冇人比我更懂抗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五十四章 冇人比我更懂抗壓!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