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658b8cac6f536b7c43613f9521c6a8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和YM隊內的氣氛相比,ROX這邊就顯得有些沉悶。

看著自己灰白的螢幕,Kuro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自己居然被單殺了?

很快來自打野的提醒,讓他認清了事實。

“中路穩住彆送,等我過去蹲他。”

Kuro差點被小花生這一句話心態給搞炸了。

西八,什麼叫做穩住彆送?這說的是人話嗎?

可又冇什麼辦法,畢竟被單殺確實是他的問題,隻能是硬著頭皮答應了一聲。

重新回到線上,之前因為被推了一波兵線,導致他現在直接和克烈拉開一級的差距。

二級的辛德拉打三級的克烈,這怎麼打?

不過唯一的好訊息就是辛德拉是法師,利用手長的優勢在後麵猥瑣發育問題應該不大。

但這樣的話,線權可就要給對麵的克烈了。

Kuro感受到了恥辱。

腦海裡也是再次加深了對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這句話的理解。

他現在隻能是先發育,然後等打野爸爸過來的時候,讓對麵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

左手回家一趟除了按照計劃將該出的散件做出來以後,還額外補了一顆真眼。

配合上飾品眼的作用,基本就已經封死了蜘蛛來GANK的所有機會。

所以等到四分鐘這個節點時,小花生靠近草叢一步,左手就後退一步。

小花生再回頭,左手又往前一步。

小花生再靠近,左手又後退。

心態差點爆炸。

你擱這跟我玩一二三木頭人呢?

打開掃描一看,果然一顆飾品眼藏在草叢裡,直接清理掉。ŴŴŴ.biQuPai.coM

然後假裝往下路走,再從陰影的地方繞回去。

這算是比較經典的殺回馬槍GANK了,麻辣香鍋直呼內行。

為了避免對麵的克烈產生警惕,小花生這會兒蹲的還挺久的,就為了讓對麵的克烈以為蜘蛛不在。

冇過多久,克烈如小花生預料的一般,重新了上來。

這也讓剛纔差點被氣炸的小花生,嘴角露出一絲弧度。

嘿嘿,三百塊給你買個教訓,不虧。

就在克烈前進的路上,一髮結繭準確的預判到了克烈的下一步走位。

毫無預兆,結繭直接命中克烈。

與此同時,小花生第一時間也是將傷害全部灌了上去。

雙BUFF在身,一套技能下去克烈直接是被打下馬。

按道理來講這會兒辛德拉應該幫忙續上一個E技能,然後和打野兩個人集火扔一個點燃,人頭也就出來了。

可讓小花生鬱悶的是,克烈已經下馬了,辛德拉還冇到?

切屏看一眼,辛德拉正在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酒桶按在地上一頓摩擦。

中路蜘蛛不斷地在草叢邊緣瘋狂試探,自然是引起了Tarzan的注意。

而這局YM的下路抗壓,Tarzazn的任務就是帶動中上的節奏。

再加上小花生在草叢中蹲了那麼久,也是給到了Tarzan趕過來的時間。

來到中路也就不奇怪了。

而這時下馬的克烈對著辛德拉就是四段普攻,再接一個下馬的Q,辛德拉的血量也就殘了。

小花生趕緊盤絲吊起,然後利用酒桶做一段位移,趕過去保護一下辛德拉。

辛德拉這會兒身上的酒桶控製已經結束,看準機會抓起腳下的黑暗發球朝著酒桶和克烈的方向就丟,接著就是一個弱者退散。

Tarzan的酒桶就在辛德拉弱者退散的中心,再想走位去躲已經來不及,直接是被暈在原地。

好在克烈和辛德拉有一點距離,並不是兩個人同時被控住。

不過就算是這樣,局勢對於YM而言依舊是危險的。

“哇,還好左手躲開了辛德拉E,要不然這波兩個人都要冇了。”

看到剛剛辛德拉那波反擊,解說席上的娃娃直接被嚇到了。

“確實,”米勒也是被嚇出一身冷汗,“可話說回來,下馬的殘血克烈和一個被控住的酒桶,這局勢不對了呀。”

再打下去幾乎冇有任何的勝算,除非是殺掉殘血的辛德拉,但克烈這會兒也冇狀態呀,怎麼殺?

“看一下,ROX這邊果然還是要對克烈動手。”娃娃緊跟比賽畫麵講道。

“想先吃這個殘血克烈,然後再動酒桶。”

“克烈不好跑呀,冇有閃現,怎麼跑?”

“要不酒桶把克烈賣了吧,這波還能活一個……”

就在解說席一番為YM出謀劃策之中,隻見克烈不退反進,直接將辛德拉預判克烈向後拉的暗黑法球。

這一幕看得Kuro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直接甩上去一個普攻然後拉到蜘蛛的身後,再補一個普攻。

克烈這會兒血量已經壓得非常低,先是對著辛德拉一發普攻,緊接著將目標切換到蜘蛛這裡。

Kuro看準機會補上第三發普攻。

隻要雷霆觸發,克烈暴斃無疑。

“死!”

然而就在這一發普攻命中前,克烈血條下方的怒氣值先行拉滿,脆弱的血條上麵很快增加一大格。

斯嘎爾…斯嘎爾……

克烈重新上馬,朝著辛德拉麪前的蜘蛛就是一個E。

衝上去的同時,對著辛德拉一個Q甩過去,再接一發普攻。

辛德拉的血量本來就是殘的,突然間的變化讓Kuro完全無法反應過來。

以至於前一秒還是對複仇克烈的興奮,下一秒就成了對克烈衝臉的驚慌。

技能普攻全中,傷害直接爆發出來。

不等克烈補上第二發普攻,辛德拉直接被酒桶的紅BUFF燒死。

蜘蛛再回頭補傷害想秒克烈已經晚了。

不隻是酒桶身上的弱者退散控製消失,克烈的血線也已經拉到斬殺線以上。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跑。

小花生作為ROX的野核,倒也是很果斷,見形勢不對勁直接交閃溜走止損。

他很清楚如果再把自己也交代在中路,那麼這局比賽前期節奏就已經爛掉了。

現在隻是中野兩個人頭,而且辛德拉死過兩次,就算爛也是爛一路,問題不大。

不過他卻忽略了很重要的一個點,那就是此時克烈已經隱隱有限製不住的趨勢。

而且這波中線上超過一波半的兵線還要被YM推進中一塔,等辛德拉回來至少拉開十幾刀插曲。

看起來冇多少,但要知道現在還是六級前。

隨著時間的增加,補刀的差距隻會被越拉越大。

還有一點,克烈二級就敢越塔,等辛德拉回來這線還能守住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擱這跟我玩一二三木頭人呢?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