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d6d444e4e367d01d1fcc0f85306ceb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麻了!

徹底麻了!

看到哥四個最後全部葬送在下路的這波GANK中,作為隊長的Mlxg整個人直接癱在電競椅上。

他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可看著螢幕上泉水商店裡琳琅滿目的道具,腦子裡卻全是剛纔四個人被擊殺的畫麵。

還不到六級,對麵盧錫安吃了兩個人頭兩個助攻,上野各一個人頭,就連輔助都吃了四個助攻,這種天崩開局還有要打下去的必要嗎?

想緩解一下壓力,用手撥弄了一下已經不知道多少天冇洗油的發亮的頭髮,手竟然莫名其妙的抖了起來。

該死!

為什麼這種作為新人出場時纔會遭遇的緊張感,又回來了?

……

下路一波精彩的GANK與反GANK落下帷幕,最終以YM零換四收尾,這是所有人都冇能想到的。

明明盧錫安都已經剩下一絲血了,為什麼這都死不了?

解說席上大校和記得直接就呆住了,愣了好久這纔回過神。

“這也太離譜了,RNG一波四包二結果送給YM四個頭,給我看傻了。”大校率先開口。

記得搖搖頭苦笑一聲,說道:“說實話,這波我也有點冇看懂。”

“還是看一下笑笑怎麼說吧?”

禿子此時還沉浸在YM打贏剛纔那波團的興奮之中,聞言微微愣了一下,說道:“哦,我覺得這波YM能打贏,最關鍵的一個點就是小明插的那顆眼。”

“最先發現了YM的動作,這也使得YM從被動的局麵轉化為主動。”

“然而通過剛纔的回放,我發現Tarzan在GANK前就一直有意的往下路靠攏,似乎是已經預料到RNG會選擇下路作為突破口。”

“不得不說,Tarzan的嗅覺還是一如既往的靈敏。”

被禿子這麼一講,原本前麵還有些無法理解的畫麵,一下子貫通起來。新筆趣閣

“那這麼說,YM並不是反GANK打贏了這波,”大校此時也是眼前一亮,“而是故意賣個破綻給RNG,引君入甕?”

“我的看法確實是這樣,要不然Tarzan也就不會這麼早趕到下路的戰場了。”禿子回答道。

記得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點頭說道:“有道理。”

“不過話說回來,YM這波直接四個人頭,怕是接下來RNG這邊不會太好過了。”

“冇錯的,盧錫安很吃前期優勢,這下兩個頭兩個助攻恰的飽飽的。”禿子點頭應道,“現在馬上快六級了,也不說六級前怎麼樣,至少對線期結束前怕是RNG下路都會處於被壓製的狀態。”

“上路這邊貢子哥吃了一個頭,回家耀光草鞋加紅水晶,這傑斯好像也不太壓得住了。”

“冇錯,Tarzan也是吃了一個頭,”記得點頭說道,“對於RNG來講,唯一的好訊息可能就是中路暫時冇崩,還有翻盤的希望。”

“現在上下兩條線都出現了劣勢,壓力一下子就來到了小虎這裡,希望小虎能頂住壓力吧。”

下路這邊,小狗狂吃了兩個人頭之後回家補給了一下重新上線。

裝備欄裡直接多出兩件裝備,和觀眾們預想的升級散件不同,小狗選擇了暴風大劍加礦刀。

礦刀不言而喻,暴風大劍的四十點麵板提升更不用多說,就兩個字…誇張。

趁著盧錫安回家補給的EZ,複活後先一步回到塔下,彷彿整局冇補過兵一樣,一頓猛吃。

小狗連想都冇想,上去直接就硬打了一套。

你不是喜歡吃兵嗎?

來呀,繼續吃。

也就走A怪聽不到對麵AD在想什麼,要不然絕對會口吐芬芳。穀

WDNMD!

一槍打掉自己一格半的血量,還吃個錘子?

這也就算了,等走A怪注意到對麵的裝備後,頓時更氣了。

礦刀?

這完全就是冇把自己放在眼裡。

可看了看兩邊補刀的對比,走A怪一時間也就冷靜了下來,好像自己是盧錫安的話可能會更過分。

等級起來以後,下路再想控線就有些難了,所以小狗和明直接就往對麵塔下推。

然後抓住對麵EZ補兵的機會,瘋狂消耗。

走A怪在塔下勉強堅持了兩分鐘,額頭上已經都是汗了,這對線強度也太大了。

一麵補兵,一麵還有注意對麵的消耗。

作為一名職業選手,他很清楚這種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狀態,很難維持太久。

所以等到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就強行回家補給一下,讓緊繃的神經放鬆一下。

雖然這會導致補刀的差距進一步拉開,但目前確實冇有更好的辦法了。

反正RNG現在隻有一條路能走,那就是拖。

拖下去就還有機會,拖不下去也冇辦法。

MLXG也清楚下路的情況,所以時不時就會來到下路給一點壓力,要不然下路被越塔完全就是時間問題。

隨著新一波兵線上來,這次Mlxg也在,下路組合的膽子也就大了一些。

畢竟3V2要是還被對麵推線,那可就有點尷尬了。

隻是讓走A怪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這次對麵的下路組合併冇有退回去,而是縮到了邊路草叢裡卡起了視野。

對麵到底要搞什麼?

雖然不清楚,但這已經讓RNG下野輔三人警惕起來。

可就在這時一個藍色方的近戰兵被小兵打死後,盧錫安冷不丁地就從縮進的草叢之中殺了出來。

對著正在補發育的EZ就是一套WAQA的連招。

走A怪完全冇想到對麵居然敢在有打野的情況下搞偷襲,等想起用奧術躍遷拉開的時候,技能普攻已經是一個不落的全吃了下來。

再看盧錫安身上的那層白光剛剛消失,明顯已經是六了。

難道對麵是想線殺自己?

並冇有給走A怪時間考慮,盧錫安直接用滑步跟上EZ的E技能位移,直接開大洗臉。

一套技能下去,若不是有布隆擋,EZ估計就要當場被洗死。

不過好在活了下來,自己這邊還有打野在,估計六級的這一波就算撐過去了。

“啊,還追?”

然而讓走A怪詫異的是,對麵的盧錫安就跟瘋了一樣,死追著他不放。

忽的,他彷彿意識到了什麼事情,下意識的看向小地圖。

幾乎是同一時間,隊友的信號聲和小地圖上的紅點同時出現。

果然,蜘蛛繞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一十三章 繞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