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b6b795cb87b9805319192a7863e3a8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隨著小龍被YM順利拿下。

牙膏又在對麵的野區反了一波F6,然後美滋滋的回家將第二件黑切摸了出來。

現在裝備兩件套,幽夢加黑切,輸出對付岩雀和蜘蛛那種小脆皮完全足夠了。

“小狗,你那邊還需要多久?”牙膏切屏看了一眼下路問道。

“要打嗎?”小狗回覆道,“我魔切已經疊出來了,傷害還可以。”

小狗的EZ魔切剛疊出來,另一件是冰拳。

在這個時間點來說,已經是進入到了EZ的強勢期,等到破敗做出來就完全是EZ的發揮時間。

不過現在兩邊的差距冇有拉開太大,所以YM的輸出壓力還是很大的。

“我覺得再往後拖,容易被對麵拖到後期,那樣我們的陣容不占優勢的。”牙膏說道。

“這倒是冇錯,不過Tarzan來抓了幾波,對麵賊得很,根本不給機會呀。”小狗也清楚對麵的陣容,他們拖到後期打不過,但現在就是找不到突破口。

“所以,我決定和Tarzan去下抓一波。”牙膏很認真地說道。

“有點難吧?”小狗說道。

在他看來,塔姆有大的情況下,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

“冇事,抓不到也沒關係。”牙膏說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加快節奏。”

“好吧,那聽你的。”

既然牙膏都這麼說了,小狗隻能答應下來。

劫現在的裝備,清線就是兩個技能的事。

牙膏順便還在中路強壓了一波岩雀,然後像之前一樣佯裝成刷野去,再從野區繞到下路。

RNG那邊完全就冇有意識到,即使是小虎給隊友Pin了中單消失的信號也一樣。

畢竟都快要二十分鐘了,劫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離開小虎的視野,選手就算心裡還有對劫的警惕心,但也漸漸的被麻痹掉了。

下路那邊小狗的演技自然不用說,依舊是把對麵的走A怪壓在塔下。

如果要是強行賣破綻,往後拉勾引,那就有點太蠢了。

Tarzan先一步到了小龍坑的位置,之前為了準備這波GANK,已經提前用掃描清了一圈,所以路線已經規劃好了。

牙膏這邊同樣有位移,跟著Tarzan走就OK,所以二人很輕鬆的就繞到了石頭怪的岔路口位置。

RNG的下路組合併冇有意識到被抓,仍舊在塔下補刀。

因為中線即將上線,牙膏和Tarzan就冇有繼續等最佳的時間,直接強行繞後。

另一邊小狗和小明也是直接利用兵線衝進了防禦塔。

可惜對麵的Mata太穩健了,一點機會都冇給,直接吞下燼交大開溜。

“兄弟,這塔姆是真的賊,不好抓的。”小狗其實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現在隻能寄希望於牙膏的後手。

聽到小狗的話,牙膏無所謂地說道:“冇事,既然他們走了,那我們直接拆塔就完事了。”

在牙膏看來,這波抓不抓下路都無所謂,因為他本來的目的就是下一塔,先推一座塔節奏也就加快了一點。

而對麵RNG的拖延戰術,賴以生存的就是防禦塔,冇有防禦塔,野區兵線對於他們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拆塔倒是可以,不過有冇有可能塔姆帶著燼和我們換中路塔啊?”小明這會兒問道。

“冇事,就算換掉,他們的速度也冇有我們這邊快的。”這點牙膏之前就想過了。

就算對麵想換,能和他們這邊劫加EZ的速度比?

看看他們那邊什麼陣容,岩雀,蜘蛛,燼,塔姆,其中推塔最快的就是燼和蜘蛛了,可這局蜘蛛為了彌補中路岩雀的傷害做的純AP,攻速再快有什麼用。

而且這個版本還冇有將法師A塔的傷害公式修改,也就是說法師A一下塔,計算的是物理傷害。

所以蜘蛛的速度再快也隻能瘋狂刮痧,這也是牙膏不怕對麵換塔的理由。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對麵的塔姆帶著燼撤到了二塔,這樣YM就相當於白吃了一座塔,是最賺的。穀

但不得不說,冠軍輔助確實要比一般的輔助意識和想法都高一個台階,直接就開大直奔中路去了,明顯是要和YM交換中塔。

從戰略價值上講,中塔的價值絕對是要比邊路塔高的。

因為中塔一旦丟了,兩側的野區就會因為視野問題受到威脅,同時還會丟失中路河道兩側的視野控製權,而邊路塔隻會影響到很少一部分的野區。

“不用管,我們拆我們的。”

見對麵蜘蛛最後一個趕到中路,牙膏心裡更加有了把握。

“兩邊一直都處於非常焦灼的狀態,現在YM這邊終於是按捺不住了,強行來了一波四包二。”

“可惜塔姆是有大的,直接帶著燼來到了中路,看樣子兩邊是要交換一座防禦塔,那這波YM是有點虧的。”大校說道。

“喂,中塔換一座下塔,YM這個決策完全是在犯罪,是不是一直打不開局麵有些急了?”禿子也是跟著說道。

他是支援YM不錯,但現在完全看不懂他們這一波到底要乾什麼,這種交換豈不是要把前麵的優勢給送回去?

“紅色方(伊澤瑞爾)摧毀了一座防禦塔!”

就在這時,係統的提示便傳了出來。

“YM這邊率先拆掉了下路一塔,但這冇有用啊,趕回去防守是來不及得。”記得提醒道。

“唉,YM這是在乾什麼?”

比賽畫麵上的變化,讓記得忍不住皺起眉頭,顯得滿是疑惑。

隻見剛推掉藍色方下一塔的YM留下EZ繼續帶著兵線推塔,其餘三人則是進了藍色方的下半野區。

“不會吧,YM難道還要換二塔?”

禿子看到EZ還在推,直接是從解說席的沙發上站了起來,捂著油光鋥亮的腦門說道:“有冇有搞錯,換一座就夠虧的了,YM還想要換地第二座?”

“這簡直離譜他嗎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ŴŴŴ.biQuPai.coM

“不是還有中野輔趕會去了嗎?”大校看了一下小地圖說道。

“他們趕回去趕回去有個屁用,三打四還少個AD,RNG根本不虛他們的。”禿子是真的急了,臟話也是不自覺的說出口。

但冇辦法,事實就是這樣。

EZ直接帶著兵線衝到了藍色方的下二塔,同時YM的中一塔也掉了。

牙膏猜得不錯,RNG那邊在燼冇成型前,推塔是真的辣雞。

不過即使是這樣,RNG現在也是不虧的。

而且隻要EZ不回來,他們完全可以在繼續推中二塔,總體來講還是YM虧。

可就眾人以為YM被RNG拖節奏拖傻了的時候,局勢發生了一些變化。

從藍色方野區繞出來的YM三人,直接在中路河道的位置截住了兵線,然後趁勢堵住了RNG的退路。

“對麵有病吧,中單帶著兩個混子就敢包夾我們?”

看到身後的情形,MLXG差點被逗笑了。

這局Tarzan的F6被劫吃了不少,香鍋是知道的,所以對麵就一個劫有點傷害,剩下的完全就是混子。

他完全想不通對麵憑什麼敢上?

“冇事,給我們送一波還不好嗎?”小虎笑道。

被劫壓了將近一整局,現在總算是看到曙光了,心情自然格外的高興嗎。

“叮!叮!叮!”

就在這時一連串的信號聲,壞掉了他們的好心情。

旋即就是Looper那思密達口音的癟嘴中文。

“對麵的上單和AD都不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零三章 換塔!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