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六十五章葉先生的身份,你高攀不起!

喬天河愣愣的看著齊雲山,臉上的表情驟然凝固。

他葉玄的身份,我高攀不起?

這話讓他聽來簡直就是一派胡言,讓人難以置信。

自己好歹是一流家族的家主,在京州也算是第一梯隊。

會比不上一個葉家的廢物?

這怎麼可能!

齊雲山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視一圈,一字一句道:

“葉先生是我齊某人的貴客!”

“你們喬家不僅對我的貴客無禮,反而還倒打一耙,反咬一口。”

“你們喬家是想死麼!”

齊雲山的話宛如一道悶雷,在眾人的腦海中炸響。

不少喬家的直係人物在酒店當管理,正在圍觀。

頓時嚇得雙腿一顫。

那些看向葉玄的目光,也綻放出道道驚芒。

喬天河更是一個顫抖,差點趔趄倒地。

什...什麼!

葉...葉玄是齊大人的貴客?!

商業之王,地位尊貴無雙,能入他法眼的至少都是京州天驕和頂級權貴,就連自己都不夠格。

他葉玄不過是一個廢物,七年前的落魄棄少,何德何能!

何德何能啊!

然而這些都不是喬天河需要在乎的,他現在冇時間去弄明白這些。

要知道,葉玄如果是齊雲山大人的貴客的話,喬家確實惹不起啊!

他現在算是徹底明白,為什麼齊雲山大人會如此動怒,會不聽他喬家半點解釋。

因為對方的貴客,的確比自己要尊貴太多了!

喬天河徹底崩潰了,自己兒子真是給家族惹下了滔天之禍啊!

他心中湧出森森懼意。

葉玄是齊雲山大人的貴客,那自己現在該怎麼辦?

得罪了齊大人的貴客,喬家怕是承擔不起齊大人的怒火啊!

“葉先生,蘇總,您們要怎麼處置喬家?”

“現在,喬家的生死全聽從您二位的發落。”

“隻需要您二位一句話,我就可以讓喬家立馬從京州消失。”

齊雲山看向葉玄和蘇淩瑤。

轟!

全場眾人心中巨震。

一句話就讓喬家消失?!

在場的喬家族人直接嚇暈了一大半。

要知道,商業之王讓喬家消失,那真就彈指一揮間的事情。

這完全不是開玩笑啊。

楚美琴夫婦看向葉玄的目光變得更加驚奇。

葉玄怎麼就成了商業之王的貴客,還讓齊雲山如此給麵子?

蘇淩瑤也張大了嘴巴,愣在原地。

齊雲山似乎未免太過熱忱了。

難道他和葉玄之間還有什麼關係,是自己不知道的?

此時喬天河臉上已經隻剩下濃濃的恐懼。

完了!

喬家大禍臨頭了啊!

原本想著給兒子伸冤,但現在冤冇伸成,家族都要垮了啊!

“齊雲山大人,求您高抬貴手,我喬家罪不至滅族啊!”

喬天河此時哪裡還有心思管自己兒子的屍體,直接扔到了一邊,拚命朝齊雲山爬過去。

他老淚橫流,不斷哀求道:“一切都是我兒的錯,是我管教不嚴,但求您放我喬家一條生路吧。”

齊雲山低頭看了他一眼,無比嫌棄的一腳將其踢開。

“你特麼這是罪有應得!”

“而且你對我道歉有什麼用,你得罪的是他們幾位!”

喬天河趕緊又爬到葉玄的腳下,拚命磕頭。

“葉家主,葉大人,求您開恩啊!”

喬天河心裡實在太怕了。

現在如果不求饒,自己這輩子的生路也斷了。

葉玄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眼神冰冷,毫無波動。

“我殺了你兒子,你不生氣?”

喬天河瘋狂的搖著頭,一臉堅定道:

“不生氣,不生氣,是那逆子罪有應得,他該死!”

“感謝葉家主為社會除害!”

喬天河現在隻想保住自己。

他甚至十分後悔,自己早就該好好教訓一下那個不孝子。

“你剛纔不是要報仇麼?”

“看來心中還是很有怨恨啊。”

葉玄若有意味的說道。

喬天河嚇得臉色煞白,不要命的磕起頭來,聲音震天響。

“不敢,我不敢啊!”

“我用身家性命保證,喬家絕不會對您和您家人有半點怨恨!”

“求您給我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喬天河的額頭已經被磕破,鮮血直流。

葉玄轉頭看向蘇淩瑤。

“老婆,你覺得呢?”

“啊?”

蘇淩瑤這纔回過神來,咬了咬嘴唇,道,“要不就算了吧,他兒子也受到懲罰了。”

葉玄再次看向齊雲山。

“聽到我老婆說的了麼?”

“怎麼做,你來定。”

齊雲山哪裡敢怠慢,趕緊點頭表示自己來處理。

甚至主動提出換個酒店,請蘇淩瑤等人吃飯。

葉玄也冇拒絕,畢竟今天這頓慶功飯都還冇開始吃。

等吃完飯回到家,時間已經不早了。

“老婆,我去房間拿衣服洗澡。”

葉玄說著,朝房間走去。

“等一下!”

“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誰知蘇淩瑤直接叫住了他,臉上還帶著一絲凝重和認真之色。

“你是不是跟齊雲山早就認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