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室門被一把推開,一個黑影鬼鬼祟祟走了進來。

黑影走到床前,看到床上有人矇頭大睡,目露凶光舉起手裡匕首。

噗、噗噗、噗噗噗噗—

黑影勢大力沉,一連凶狠地捅了十幾刀方纔罷手。

一個轉身黑衣溜出屋子,瞬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我擦—

敢暗殺我!

等查出背後指使,小爺我一定將你千刀萬剮!

葉淩天凝眉歎道,一股滔天怒氣油然而生。

他當即先留在女兒國,等到查出凶手乾掉,再想辦法拿婚書離開。

想到此,葉淩天閃身走出屋子。

門口兩個手持武器的護衛躺倒在地上,明顯已經停止呼吸。

葉淩天神色一淩,原地縱身一躍跳入國王甄沁姬寢宮。

看到葉淩天站在床前,國王甄沁姬大驚失色“你......你要做什麼!”

噓—

葉淩天食指放在嘴邊,做出讓禁聲姿勢。

國王甄沁姬蹙緊娥眉,滿臉迷惑瞪眼看向葉淩天。

葉淩天走過去,將嘴巴湊在甄沁姬低語幾句。

甄沁姬雪白的臉龐上露出驚訝之色,俯首仔細聽葉淩天繼續說道“......”

女兒國國相府邸。

“你確定他死了?”

銷仁烈滿臉殺氣,盯著麵前的手下問道。

“死了!”身高體壯,渾身肌肉的手下答道。

旁邊的唐人曾聞言連聲冷笑“嗬嗬、嗬嗬嗬嗬—”

“你特麼冇等入洞房就死了!”唐人曾滿臉冷冽道。

“太好了!”

銷仁烈猛地一拍大腿“明天就將公主甄綺姍綁了,親自送到大人物床上!”

......

第二天大早。

稀裡嘩啦—

隨著一陣淩亂的腳步聲響過,銷仁烈和唐人曾帶人闖入後宮。

看到銷仁烈氣勢洶洶帶人闖入後宮,左靈珊怒目喝道“你......你們要做什麼!”

侍衛長唐人曾往前踏出一步,冷聲喝道“哼!做什麼!”

“不......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這時。

兩個二十多歲的侍女驚聲大喊著,神色慌張往這邊跑過來。

嗯?!什麼情況?

瞅著一邊跑一邊驚聲尖叫的侍女,左靈珊瞅了瞅旁邊柳清煙。

兩人臉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迎著臉色慘白慌裡慌張的侍女走過去。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柳清煙拉住一個侍女問道。

“不......不好了殺......殺人了殺人了......”侍女渾身顫抖語無倫次,斷斷續續地說道。

“啊!”

“啊!”

左靈珊和柳清煙聞言同聲驚呼。

柳清煙滿臉驚惶“殺人?誰......誰被殺了?!”

“駙馬!”另一個侍女慌忙答道。

“駙......駙馬?什麼駙馬?”柳清煙一頭霧水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啊—”

左靈珊輕聲驚呼,心裡莫名升騰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難......難道......

左靈珊臉色蒼白小心臟怦怦亂跳,有點惶惶不安。

就在左靈珊惶惶愣神的工夫,又有幾個侍女驚慌失措朝這邊跑過來。

一邊跑一邊驚聲喊道“不好了不好了,駙馬死了!”

銷仁烈和唐人曾扭頭對視,兩人嘴角同時露出一絲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