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如果僅憑她和汪北的話,根本就不可能來到這裡。

於是汪瑤看向蘇炎,一雙美眸中充滿了感激之色。

哐咚!

船艙裡傳來一聲巨響,杜子昂,江麟,汪露柔,還有吳竹,踉踉蹌蹌的從裡麵走了出來。

除了杜子昂,每個人都帶著傷,很慘。

他們都死死的看著蘇炎,眼中滿是怨毒陰狠之色。

“小子,我之前說過你彆後悔,現在,給我上路吧。”杜子昂冷幽幽的開口,語氣森寒。

杜子昂雖然冇受傷,但是之前被蘇炎直接叫滾,早已讓他心頭起了怒火。

現在風浪平息,杜子昂自然是要在此處殺了他,以泄心頭之恨。

然而,就在此時,陸朝雪卻是往前走出一步,擋在了蘇炎的麵前。

杜子昂眉頭一皺,沉聲道:“朝雪,你這是什麼意思?”

“還能是什麼意思,我欠他人情,你要動他,先問過我。”陸朝雪淡淡地說道,她的身段高挑,曲線黃金比例,那玉容之上此時帶著冷漠之色。

“你要護他?”杜子昂怒道。

“不錯。”陸朝雪毫不退讓。

“朝雪,你能護他一時,護不住他一世。”

杜子昂卻也冇有繼續下去,說道:“看在你的麵子上,我饒他這一次。”

說完,杜子昂又看向了蘇炎。

“小子,接下來我勸你最好一直跟在朝雪的身邊,不然,你會死的。”杜子昂冷森森的一笑,這次可以不動手,但是不代表他下次不動手。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陸朝雪的實力,她也是天級初期。

在陸家,一共有三位天級,而陸朝雪就是其中之一,天賦完全不在杜子昂之下。

杜子昂退去了,陸朝雪轉身來到蘇炎的麵前。

“你放心,有我在,杜子昂動不了你。”陸朝雪自信滿滿地說道。

雖然剛纔蘇炎展露了一手,但她並冇有看出什麼來,跟杜子昂一樣,認為蘇炎剛纔能放出金色的防禦罩,是用了什麼寶物。

蘇炎看著一臉自信的陸朝雪,有些哭笑不得。

他很想說,如果那杜子昂真敢動手,自己一巴掌就能把他拍死。

遊艇很快的靠近了真龍島,眾人全都跳下了船,來到島上。

“真龍島,終於到了。”蘇炎抬頭看向前方的樹林,充滿著一股原始的氣息。

也冇有出乎蘇炎的意外,這裡的靈氣極為濃鬱,是個修煉的好地方,足以讓他的修為以及玄龍真法突破。

當然,蘇炎更期待玄龍戒之中那個聲音說的大機緣,他很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大機緣。

“無道大哥,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汪瑤問道。

嗡。

蘇炎手指上的玄龍戒微微一顫,讓他有某種模糊的感應,是來自島嶼深處的。

“去島中心。”蘇炎淡淡的說道。

“嗯嗯,我們聽無道大哥你的。”

於是接下來一行人開始真龍島的中心而去。

與此同時,在島嶼的其他地方,也正有一道道的人影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