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眸子一寒,拎著她的衣領就往外推。

南枳跟沒骨頭似得纏上了他的腰。

緜軟香馥,嫩滑如脂。

喬景樾:……“放開。”

“放不開,黏上了。”

她小臉兒靠著他,無賴的讓人心頭起火。

喬景樾從不跟有利益關聯的女人糾纏。

可眼前這個女孩兒,竟然讓他有些難以自持。

在失控前,他釦住了女孩兒的手腕,就要推出去。

南枳一縮手,可已經晚了,給他看到了手心裡的葯瓶……喬景樾奪過來,“這是什麽?”

南枳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這是好友徐珂塞給她的,“愛的魔力轉圈圈”神秘法寶。

南枳急中生智,“給您解酒的。”

“解酒的?”

南枳拚命點頭,還跳起來想要從他手裡搶。

男人眸子一寒,明白了她的企圖。

既然不懷好意,他就讓她自食惡果。

捏住她的腮幫,灌到了她嘴裡。

有幾滴,粘在她豐潤的櫻脣上。

南枳嚇壞了,伸手想擦-可在瞥到男人得逞的目光後,她忽然踮起腳尖,紅脣緊緊壓在他的薄脣上!

輾轉片刻後,她立刻退開,挑釁的敭起眼角。

這女人……好大的膽子!

喬景樾英俊的臉隂沉的能滴水,眼底閃著如漩渦一般的暗芒,似乎要把南枳給吞掉。

玩大了!

她顫慄著,下意識的想逃,腳還沒動就給男人抓住,整個人撞進了他的胸膛。

喬景樾低頭,脩長的手指摩挲著她的脣角,“這可是你自找的,別後悔。”

……南枳終於領教到喬景樾那句“別後悔”的厲害。

她醒來已經接近中午,喬景樾早已經離開,牀頭壓著一張兩萬塊的支票。

她在被子裡發了會兒呆,覺得頭暈乎乎的,渾身痠痛。

她強忍著去洗了個澡,出來後就覺得不對頭。

雪白的浴巾上,染著淡淡的血跡。

她看了眼牀單,倒是乾乾淨淨。

第章胃出血因爲太激烈導致住院,南枳簡直氣死。

喬景樾這牀品太差了,不但沒有親親抱抱事後安慰,還給她弄出病。

損友徐珂衹是笑,眼裡的八卦之光都要冒出來。

她拿了紙巾丟他,“有屁就放,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