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丁雲靜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陸羽告訴了她煉化法器的步驟和方法,她也是聰慧,聽一遍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現在好歹也是通神期的超凡武者,再加上陸羽主動地將法器當中關於自己的烙印清除了,所以丁雲靜可以非常容易地將青龍神劍煉化。

煉化之後,丁雲靜便覺得那把劍好像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可以任意使用,她還能感應到青龍神劍當中有一個器靈。

陸羽又趕緊給她普及了一下關於法器的一些知識,丁雲靜總算明白什麼叫法器了,也知道了這把青龍神劍的真正價值,遠非一把吹毛斷髮的寶劍可比。

丁雲靜歡天喜地地將青龍神劍抱在懷裡,簡直是愛不釋手。

陸羽覺得她這樣不利於隨身攜帶,所以必須要給她找一個空間類的法器才行,這樣方便攜帶。

他連忙在浮屠神塔當中去找了一下,還真找到一個空間類法器,浮屠神塔有幾層除了放的是金磚以外,就是放的法器,陸羽對那些法器冇看上眼,都是一些品級不怎麼高的,所以也冇有去翻過。

陸羽找到的空間類法器非常精巧,是一枚鑽石戒指,直接帶在手指上就是了,不僅美觀大氣而且還不占地方。

陸羽便將那枚戒指拿了出來,然後遞給丁雲靜道:“這個你拿去。”

丁雲靜看到那枚鑽戒頓時就懵了,她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道:“你......你這是在求婚嗎?這麼快?”

陸羽聞言頓時無語了,不過這也怪不著丁雲靜,因為這個法器的外觀實在是容易讓人誤解,一個男人送一個女人鑽戒,當然是求婚,不然是為什麼?

他連忙解釋道:“不是,不是......這是一個空間類的法器,可以用來放東西,比如把你的青龍神劍放進去,這樣你就可以將青龍神劍隨身攜帶了。要用的時候再從戒指裡麵拿出來!”

丁雲靜聞言大吃一驚,道:“你說這枚戒指也是個法器?而且還可以放下一把青龍神劍?”

“對,何止一把青龍神劍,你想把什麼東西放進去都可以,比如你的手機和錢包之類的隨身物品都可以放進去,你需要將戒指戴在手指上,你就可以隨時調取存在裡麵的東西。”

“真的假的?這麼小一枚戒指可以放進去那麼多東西?”

丁雲靜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你試試就知道了啊!先煉化它!”

陸羽將戒指遞給她。

她接過戒指,按照之前的方法進行煉化,果不其然她一下子就感知到了戒指內那無窮大的空間,意念一動便將青龍神劍收了進去,隨後她又將手機和錢包丟了進去。

“哇!太神奇了,這個東西好方便啊!那我還可以把筆記本電腦啊,零食啊之類的都放進去,一枚小小的戒指用處居然這麼大。超凡界真是一個神奇的世界!”

丁雲靜興奮到了極點。

“貌似有個人以前還根本不相信超凡界的存在,認為我是在騙人呢......”

陸羽開玩笑地道。

“切,你都說了啊,那是以前!我現在信了......我該早點相信你的,這樣我就可以早點成為超凡武者了!”

丁雲靜將那枚鑽戒戴在手指上,很是喜愛地翻來覆去地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