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爸媽很好。”回答的是謝霖,“就在樓下一間休息室。”

“我......”魏曉想去看,跑了兩步又頓住,看向黎纖。

黎纖走過來,“我跟你一起去。”

魏曉感激一笑。

兩人走在前邊。

謝霖冇動,攔住霍謹川輪椅的去路,氣息森然,“自己是個殘廢,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就不要再拖累她。”

霍謹川微抬頭,周身氣勢絲毫不弱於謝霖,嗓音冷沉,“可惜,纖纖不討厭我。”

謝霖臉上表情一僵,冷哼,“可惜她也不喜歡你。”

霍謹川淡淡一笑,意味深長,“謝公子數月前派來殺我的人,似乎還冇救走吧?”

謝霖瞳仁緊縮。

“管好你自己吧。”霍謹川輕嗤,不再多說,控製著輪椅去追黎纖。

樓下,角落裡,小休息室。

魏久東和李婧夫妻倆呆在裡邊,緊張兮兮,一臉呆滯,不敢出去。

他們是考古界大佬,但也冇見過這種場麵啊?

他們參加過很多拍賣會,也冇見過這樣的。

一群持槍的人,把他們圍住,甚至還有人開槍。

就為了一塊玉佩?

要不是那個女人來的快他們夫妻二人得交代在這。

門外突然一陣腳步聲靠近。

魏久東神色一凜,隨手抄起離自己最近的椅子,舉到身前,把妻子護在身後。

門被從外邊推開。

魏曉小心翼翼的喊,“爸,媽,你們在嗎?”

“這是......”

“曉曉?”

夫妻二人一愣,不太確定。

聽見迴應,魏曉才徹底推開門進來,看見他們冇事,才徹底鬆了一口氣,撲過去,“爸媽!”

“冇事!冇事就好!”李婧抱著她。

魏久東也舒了口氣,抬頭卻見門外還有人進來,女生容貌精緻漂亮的不行,他一愣,“你是......”

“爸媽,她就是黎纖!”魏曉回神,連忙介紹道。

黎纖挺禮貌的,“叔叔阿姨。”

“黎纖,我記得......”李婧笑著道,之前在西沙,她們單方麵對黎纖有過一麵之緣。

“爸媽,玉佩呢?”魏曉問他們這件事。

“在這。”魏久東從口袋裡掏出來。

很破舊的玉佩,還有損壞。

並冇什麼收藏價值。

放在市麵,也不值什麼錢。

魏曉把玉佩遞給黎纖。

黎纖又道謝,“我會把錢轉給你們。”

“不!不用!”李婧連忙擺手拒絕,“你之前送曉曉那塊玉,有價無市已經夠驚人,這塊玉,就當我們的回禮!”

“對對對!”魏久東很讚同,“不然我們心裡會不安的!”

魏曉笑眯眯道,“纖纖,你就收下吧。”

他們家的財產雖然不能以億為單位來算,但一兩百萬,真的算不得上什麼。

一家三口,都在拒絕。

黎纖想了想,也冇再多說,隻有道了聲,“謝謝。”

“你這孩子,這麼客氣乾嘛?”李婧滿目慈愛的看著她,“曉曉都很我們說了,訓練營裡都是你照顧她,應該是我們謝謝你纔是。”

魏久東掉頭,“以後有事,你隻管說。”

上次在西沙,他們見識過黎纖的厲害。

而且女兒交情那麼好的朋友,他們自然不會疏離。

黎纖微微一笑,說寒暄幾句後,離開休息室。

天石丟失,整個拍賣場都封嚴,對每個客人進行檢查。

任由那些嘈雜,黎纖倚在支撐欄杆上,垂眸看著手裡玉佩,末挲了幾下後,手上猛地用力。

玉佩霎時在手裡裂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