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想到了某個人,心裡的疑惑瞬間解開了。

“對了楠一,你什麼時候來北州一趟?最近光明會那邊動靜很大,這次冒充你的假冰河身份被曝光之後,他們正在暗中追查未來教主的身份,已經查到了我們身上,不過他們應該已經猜到,未來教主就是冰河,我覺得,與其讓他們去找你,不如你主動來解決這件事,而且我家老爺子也想見你了。”

顧楠一:“我會安排時間去北州一趟。”

尹晟看到訊息,眉眼微挑:“來的時候提前通知我,我去接你。”

“嗯,下了。”

退出聊天群,又看了傑發來的訊息,他詳細把暗網最近發生的事情說給她聽。

“那個假冰河的身份被揭穿之後還曾在暗網接過幾個任務,不得不說他的實力很強。”

“最近暗網有人放出一股風,不知道這幫人什麼目的,他們四處散播小道訊息,說這次的未來教主就是冰河本人,很多冰河的粉絲也都相信了,那些粉絲希望冰河本人能在暗網出現和大家解釋一下,冰河,雖然你平時挺低調,但目前你的粉絲遍佈全球,大家都很崇拜你,這次的事情影響不小,你要不要站出來說一聲?”

“一會兒我在暗網發個聲明。”雖然是假冰河掀起的這股風潮,但終歸是因她而起,於情於理要站出來解釋清楚。

傑:“好,我去暗網先釋出訊息。”

退出暗網

顧楠一當場在電腦上用文檔寫了一份聲明。

大概意思是,她和假冰河並不認識,闖入聯盟軍團的並非本人,並承認了前幾天那場對決中的未來教主是她本人。

這份聲明在半小時後發出。

冰河的第一份聲明在暗網公佈,瞬間湧入了幾百萬名來自全球各地的黑客愛好者。

【冰河本人終於出來說話了,我就知道未來教主就是冰河,這次的假冰河雖然厲害,但他和真冰河的實力還是有差距的。】

【冰河,你收徒弟嗎?怎麼才能成為你的徒弟呢?我是你的狂熱粉絲啊。】

【假冰河冒充冰河四處接單招搖撞騙,冰河肯定是怕我們粉絲被這個假冰河蠱惑了,纔不得已站出來發這個聲明的,以她低調的性子換做平時不可能出麵解釋什麼。】

【看來冰河也關注咱們粉絲啊,好感動,我今晚啤酒配香菸好好喝一頓。】

【樓上的兄弟,算我一個。】

【也算我一個,要不要再來點牛排?】

【聽說冰河是我們華國的,她肯定喜歡火鍋。】

【冰河是華國人?聽誰說的?】

華國玩家:【最近有小道訊息說,聯盟軍的網絡維護部門鎖定了冰河的ip地址,雖然冰河設置了防追蹤係統,但還是能鎖定大概的位置,確定在華國,她是我們華國人。”

這條訊息很快被華國玩家頂上了熱評,下麵全都是華國玩家在跟評。

【不知道冰河在哪座城市啊,要不要大家線下見一麵?】

【我就想知道冰河究竟長的什麼模樣,是老是少,是醜是帥?這麼厲害的人應該長得也不會太差。】

【肯定不會太差,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是冇跑了。】

【冰河,我住在帝都,你什麼時候來帝都聯絡我啊,我請你吃帝都烤鴨,百年老店是我家開的,隨便你吃個夠啊。】

【樓上的,你家是那個福聚全烤鴨店?】

【怎麼了樓下的?你也想吃烤鴨?】

【福聚全的少東家嗎?我想吃你家烤鴨,能不能安排?】

【嗬嗬,如果你能把冰河帶來,我免費讓你吃到吐。】

【額,為難人啊,我要有冰河的聯絡方式,做夢都要笑醒了。】

顧楠一翻看了一些聊天內容就退了。

打開抽屜時,目光落在裡麵的日記本。

從顧廷均手裡拿回這本日記,她已經全部看完了。

葉海蘭在日記本裡講述了她失蹤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那天她去教堂祈福之後,不久就離開了,就在她準備下山時,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她的車子旁,她還冇看清楚對方的長相,眼前突然變得模糊,她很快失去了意識。

等她再次醒來時,已經在一艘遊輪上的,她被關在遊輪的一間房子裡,房間裡有一扇窗戶能看到外麵的情況,但一望無際都是深藍的大海,她根本無路可逃。

整整在房間裡待了三天,這三天除了有船員定時送餐之外,冇有其他人出現過,她曾試圖從船員口中套出一些訊息,但對方始終不肯開口說一句話,根本不給她任何機會。

直到遊輪準備靠岸,進來了一個男人。

當看到這個男人時,她很驚訝,這個人竟然是她在北州救下的那個男人。

“葉小姐,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他冷聲說,那雙沉靜的眸子冇有絲毫的起伏,臉上卻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隻是那笑意不僅冇有讓人覺得安心,反而讓人升起一股寒意。-